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太空船,雲朵還是冰山

美國建築師法蘭克葛利(Frank Gehry)是把自己當作藝術家來看待的,他創作的不僅只是建築也是藝術,路易威登基金會就是一個絕佳的例子。

巴黎是這樣奇異的一個城市,既有像聖母院這樣跟雨果的小說一樣繪聲繪影的古老建築,也有像阿拉伯世界學院這樣令人目眩神搖的摩登建築,兩者隔著塞納河惺惺相惜,沒有一丁點違和感。既有老舊到令人恍惚彷彿下個轉角就會跟十九世紀的法國文豪擦身而過,也有屹立至今仍然不減其未來感的巴黎鐵塔。想想當年不少巴黎名人包括莫泊桑堅決反對建塔,他們如果不幸活到二十一世紀,有幸看見坐落布朗尼亞公園的路易威登基金會,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可能會心髒病爆發死翹翹吧?

Advertisement

西西說法蘭克葛利是建築界解構主義的表表者也是建築界的頑童,我搞不懂什麼叫做解構主義也沒有打算要懂,但說他是頑童這我就明白了,看看他設計的路易威登基金會你就明白了,聽說原型是艘帆船,他說:“我夢想為巴黎建造一艘宏偉壯大的船艦……”啊啊原來那一片片外殼就是風帆,但想像力匱乏的我左看右看只覺得像太空船,降落地球這顆無可救藥的行星做人類學考察時誤闖巴黎,連外星人都迷上了這個美麗的城市,乾脆棄船在布朗尼亞公園,冒充人類(也有可能是貓)流落花都貪戀生活。但這艘太空船看起來比較又像正要啟航,張開了狀似風帆的翅膀,所以當法蘭克葛利說“我常常想嘗試表現動感”我馬上就懂了。

當然你也可以說它像一尾基因突變的怪魚、一座爆裂的冰山、一朵造型奇特的浮雲,不管它像什麼,總之連全世界最挑剔的巴黎人都心服口服,自從2014年10月27日開幕以來,慕名而來的參觀者可以說是絡繹不絕,我們也親眼見證了這樣的場面。我們把路易威登基金會安排在這趟巴黎行的最後一天,那是個禮拜天早上,又斷斷續續地下著細雨,一般遊客應該不會那麼早就捨得告別溫暖夢鄉,來到現場發現外面已經排了三條長長人龍,這才知道我們的算盤打得大錯特錯。結果我們排了多久的隊?有一個半兩個小時吧?

一進到去外星人的航空母艦裡面,我們做的頭一件事不是仰頭膜拜這座根本不像是人類頭腦可以設計出來的建築(說不定法蘭克葛利其實就是外星人假扮的)而是上廁所,沒有料到地面層的廁所外面也是排了長長的多看一眼膀胱就會爆裂的人龍!幸好冰雪聰明的我旋即拉著遊伴跑上二樓,樓上一定還有廁所——哎呀我怎麼盡寫這些跟路易威登基金會沒有一點關係的花邊呢,好吧讓我抄些資料騙騙稿費好了——2006年動工,2014年竣工,歷時8年,但這樣前衛的建築,即使放在2046年也不會過時吧,我想。

大量的玻璃建材為這座建築增添了一種輕盈感,不規則的形狀則製造出一種流動感,難怪它會令人聯想到一艘太空船或者一朵雲。二樓牆上印有法蘭克葛利的設計草圖,簡直就像某個頑童隨手畫在牆壁上的塗鴉,線條潦草到我看不出他在畫些什麼,如果不看草圖旁邊那些文字說明的話。這個頑童怎麼說呢?他說:“我總覺得,如果你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會做什麼,那麼你是不會做出來的。”好奇心是所有創作活動的出發點和推動力。他也知道創作者有許許多多的結束,例如對他來說地心引力就是其中一種,但在種種限制當中,他有15%的自由去創作藝術。是的,這個建築界的頑童是把自己當作藝術家來看待的,他創作的不僅只是建築也是藝術,路易威登基金會就是一個絕佳的例子。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