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在回忆中乱走

原来上一次在曼谷的唐人街体验九皇爷诞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四年一路走来,眼里都是风景,心中尽是侥幸。我和心爱的人还在一起,即使如今只能分隔两地。想想近一年来又有多少异国伴侣因为这场疫灾彼此离弃,我也曾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不是不屑,而是不解。这就是我们瘟疫时期的爱情。但我自己也是满目苍凉,无法想像接下来的路途又是什么样的光景,我能做的也不过是把心守在脚下,走一步是一步。

每年9月都会回去曼谷,和他和我们的暹罗母猫一起,安安静静陪他度过他的生日,10月通常都会留在吉隆坡,所以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跟九皇爷诞失之交臂。我很想念九皇爷诞期间泰国大街小巷全民响应那种奇观,大多数的餐馆都会应节推出斋食菜单,连小七也在雪柜内堆满各种冷冻斋食。茹素三十年,从来不曾像那十天里在曼谷那样被照顾到,让我受宠若惊。而我如今只能藉由同伴特地为我走一趟唐人街而拍的照片重温那个人气旺盛的夜晚。

Advertisement

我有几个草食系的同学,一直很想很想跟他们在九皇爷诞期间到曼谷的唐人街上乱走。两三年前他们特地安排在九皇爷诞期间去了一趟董里,途中不时传来他们日日大啖各种斋食的照片,搜刮回来的战利品摆满整张桌子,令人不由得联想到盂兰胜会满桌贡品的画面,真是大吉利市。而我只能感叹自己分身乏术,要是能像那头神通广大的马骝那样该有多好,拔三根毛吹一口气变成三个我,一个我加入他们的火车之旅,一个我留在吉隆坡照顾老妈子,一个我回到了曼谷和心爱的猫游戏。

2016年移居曼谷,我也以为自己从此可以长住下来,然后每年九皇爷诞,我的草食系同学会来曼谷找我,搭火车也好坐飞机也好,我们一起吃遍整条耀华力路(也就是曼谷的唐人街)。然而由于这个那个缘故,我还是只能够两地来回奔命,直到这场疫灾阻断了我两个月回曼谷一次的生活规律。我已经有九个月没有吸过我猫女儿了,那是我最想念的一种味道。于是我决定了,只要马泰边界可以通关,我要坐火车慢慢地摇晃上去,从泰南一路背包旅行到曼谷,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地进行我的复仇之旅。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