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写封信给十年后的你们自己

近八个月没有回去曼谷了,每次在脸书上看到曼谷又有什么电影即将公映,又有什么展览在进行中,又有谁谁谁去了什么海岛逍遥,多多少少都有一点心理变态。例如我一直很想在大银幕上看的《千日千夜》,我最爱的瑞典导演洛伊安德森的新作,就在泰国解禁之后不久上片,而我依旧坐困在鸡笼坡,做着一千零一夜的噩梦。例如Suntur的这个画展,a little letter from someone somewhere,而我只能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想像十年后的我自己会是什么猫样、会在什么地方,也许那时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说到近年最负盛名的泰国年轻插画家,莫过于Gongkan和Suntur了。而我个人比较喜欢Suntur,也许因为他那些简约到不能再简约的画面,常常把我带到画中那一个个干净得令人欲哭无泪的世界里,里头似乎都有一个中断了的故事,等我自己继续下去。一个太空人孤零零地站在某颗星球起伏不平的地表上,面对无穷尽的黑暗。一个爸爸抱着孩子,盯着一条巨大的抹香鲸从眼前游过。一对老夫老妻站在无垠的地平线上互相依偎,头顶有一朵云,好像两片无法分离的唇。两个年轻女生靠在屋顶露台的边角眺望远方,似乎只要开靠边站一些,就会双双坠落下来。一个人在漆黑中靠一把手电筒的灯光照亮前方,灯光那么微弱,那么无力,那么徒然……

Advertisement

Suntur,全名Yozanun Suntur Wutigonsombutkul,1989年生于曼谷,毕业于泰国艺术大学,2010年至2015年间曾在广告公司任职,现为全职画家。这个画展特别之处在于Suntur找来26名泰国艺术工作者看画写歌,每幅画作都有一名独立歌手/乐队/电影导演为之创作一首音乐或者制作一件声音作品,包括泰国导演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也许你不久前才看过他的《就爱断舍离》)。观众最好自行带手机和耳机,只需扫描每幅画作旁的QR二维条码,就能听见属于某幅画的音乐或者声音作品。

这个展览另一特别之处在于Suntur在展厅的某个角落置放一个邮筒,让观众写一封信给十年后的自己,再把信笺投入邮筒,十年以后Suntur会把这些信笺寄回给观众,假设Suntur和收件人都还活着,以及收件人没有搬家的话。当然,这些,都是我在曼谷的同伴告诉我的。我只能上YouTube听听24首音乐/声音作品,让我转移一下注意力,短暂逃避这场天灾抑或人祸。24首音乐/声音作品当中,最特别的是Boss Kuno的《至少我们试过》(At Least We Tried),那是一对前情侣的电话通话,即使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也听得懂两人之间的惊涛骇浪。

Stoondio的《不管你有多大年纪》(It Doesn’t Matter How Old You Are)乍听以为是首情歌,其实是狗狗向主人吐露心声,节奏那么云淡风轻,使得歌词更为悲伤。同伴特地为我把歌词从泰文译成英文,然后我再尝试译成中文,抄给你们看看:“我们的时间并不一致/我的寿命那么短暂/但我对你的爱永远一样/我对你的忠诚有增无减/你可以不可以低头看我一眼/我会一直等你使唤/就算我在远方也只听见你的声音/你说我信任并且原谅一切/我会听从并且回应你说的每一个字/我会一直看守着你,即使我不在你的眼睛里/因为我懂我的时日无多/也许我无法看见你盛开的那一天/我会筋疲力尽,然后告别/然后凋萎,然后告别,然后凋萎……”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