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這裡那裡】再見巴黎再見

朋友捎來電子郵件:“親愛的,你巴黎是要寫到明年嗎?”要是能夠寫到明年就太好了,可惜再美的夢,到底還是要醒來的。這應該是最後一篇了……吧?

同伴友人聽聞我們將去巴黎兩個星期,無一不是滿臉不可置信,想像不到我們到底為了什麼要在巴黎玩那麼久。寫到這裡突然恍惚記起,二十年前最後一次遊巴黎的時候,是我為期兩年浪蕩生涯的第一站,因為無法確定知自己自己終將要走多久,多遠,所以省吃節用,甚至連上咖啡館喝杯咖啡都捨不得。途經花城的華麗櫥窗,,從玻璃上照見自己窮風流的身影,於是心裡暗自發誓:之後我一定要存很多的錢,痛痛快快地遊一次巴黎!

Advertisement

這個心願俗裡俗氣,很快就被我自己的一腳踢到床底下了,甚至以身上生再也不會回去巴黎,直到我碰到了同伴,巴黎是他魂牽夢繞的朝聖地,於是我又重拾這個佈滿時光蛛網的夢,為了圓他心願,也為了圓我自己的心願。雖然在巴黎待了兩個星期,而且巴黎很小,但還是有本來想做的事情沒有完成,例如說我答應老朋友要走完巴黎所有的橋,例如說我們沒有逛到我很喜歡的跳蚤市集,例如說我們來不及去蒙馬特尋找愛美麗的身影。

回來後才懂得古狗,原來巴黎市內塞納河上共有軸向三十七座,心裡暗暗慶幸自己沒有對話諾言。然而,我們在巴黎的兩個星期天,天天以步代車亂走,不管怎樣都要用到搭通兩岸的橋,借用邁克所說,它們“有如情人的手臂”。最像情人手臂的橋,莫過於藝術橋,當然不是因為橋上掛滿愛情之鎖(後來因為部分護欄不堪重量倒塌而被拆除),或者因為站在橋上往西堤島的方向看過去,是巴黎最美麗的角度之一。那是我們在巴黎的最後一天,下意識放慢了腳步,以為這樣可以延長一點我們在巴黎的快樂時光。憑欄眺望跨過希提島的新橋,我是因為《新橋之戀》這部法國片,才知道坐落橋的存在,雖然片中的新橋是郊區外搭出來的幻象,不是實景。

臨出發前朋友叮嚀路上小心,因為聽說巴黎治安奇壞,感謝生命,我們全程無穿無爛。我們有幸能夠住在左岸的第六區,這個地帶非常安靜,有次看完電影出來已經將近午夜,我們冒著嚴寒慢慢散步回去住處,沿途也不覺得危險,只覺得冷,覺得自在,即使兩個男人情不自禁街頭巷尾相擁互吻,路過的巴黎人也會目不轉睛擦身而過,只有遊客忘了從哪一本書讀來的,巴黎人的“乾燥”夙來著名,意即他們在人際關係上公私分明,如非必要絕不會貿易貿然闖進別人的私密領域。而這反而成為巴黎令我們感覺悠閒和安定的原因,即使這僅只是身為遊客對巴黎的誤解,也算一種美麗的錯誤。

(文/ 圖:野東西)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