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觀風景】關在家中偏逢斷水

有條件行管令(CMCO)一來,很多人又開始在家作業、在家上課,我也啟動一天煮三餐的日子,加上雪州再度斷水,仿佛回到以前那段住在非法木屋、和七十二家房客共用公共水喉的日子。

說是七十二家房客,其實是一眾非法木屋的鄰居,十多戶左右,家家戶戶都有一條長長的水喉以便從公用水喉駁水回家,彼時每戶每天都要輪流時段裝水,平均一戶兩個小時,所以那時家家戶戶都備有儲水的大水缸,以供煮食之用,而沖涼房大都砌了大水池好儲水,在那個沒有熱水器的年代,晚上沖涼的人可以享有一壺熱水,因為熱水摻冷水沖涼才不至於感冒。

Advertisement

拉水沖馬桶都無法暢快

而我童年最難以忘記的回憶就是每天下午都要儲滿一水缸又一水缸的水,以及趁大人不在家時潛入沖涼房中的大水池嬉水,偶爾我還帶着小妹一起下水池玩水,美其名學游泳,一旦老媽發現,又是一頓好打,因為那是給一家大小沖涼用的水池,不是游泳池。

這段共用公共水喉的日子過了很久,直至我上中學之後才有自來水供應至我家,那時老媽很高興,認為這是德政,連非法木屋都有自來水供應。這項“德政”到了今天,被很多人質疑,特別是雪州自3月份以來無預警的斷水好多次,令很多人苦不堪言,大家被迫關在家裡管制行動還要面對制水,連拉水沖馬桶都無法暢快,怎不怨氣沖天?

其實早在上個月前,因為制水三天導致家中滴水全無,我們一家人漏夜奔去大哥家沖涼之後,我就從倉庫搬出專供儲水用的大水桶以備不時之需,因為在這種非常時期,誰也不懂何時突然會沒有水來,我可不想在制水期間還外食,或是打包食物,因為曾親眼見過制水期間的餐廳是如何有效率的節省用水,該名外勞把用過的茶杯放入一盆清水浸一浸就完事,一想到那盆已變褐色的清水到底浸過多少個茶杯,我突然沒有外食的欲望了。

雪州頻頻斷水,加上政治動蕩不安, 導致陰謀論不斷,還有人認為這是政治操作,好讓雪州人民厭棄雪州政府。其實言重了,因為有智慧的選民不會因此而覺得雪州政府無能,反之會感到憤怒,絕對不會讓這種因為一己之利而典當公眾利益,不惜污染環境、妄顧民生安全的有心人士(如果有的話)得逞。

撇開陰謀論不說,在預防人為的污染水源方面,雪州政府亟需提升加強,因為州內河流很長,難以防範有心人士傾倒廢料、化學物質等等,且河畔工廠林立,這些工廠大多是很早期還沒有所謂的環境保護、污染法令等等之前就存在,所以加大力度監督這些工廠,當中包括大量不受管制的非法工廠,不讓它們污染水源,是大難題。就好像老家新村這裡好多非法工廠,這些工廠污染環境,造成鄰舍不安,甚至危害健康,但投訴無門,因為這些廠家大多很懂得如何應付和逃避執法當局,一些工廠的外觀就如廢棄的民宅、一些重門深鎖,即使是執法單位上門,也執法無門。人為污染防不勝防,雪州政府眼下只有加大監督力度和勤勞執法,才能減少斷水的頻率。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容融)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