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好讀副刊

【觀風景】珍惜過新年

如果問起童年時期的新年回憶,我想,我們這一輩的人都覺得美得不得了,我們逢年才有紅包拿、有雞腿吃,才能夠四處拜年拿紅包吃年餅剝年柑吃到飽,因為那是一個金錢和物質皆匱乏的年代,小孩子對一年一度可以放懷大吃大喝的新年既珍惜又渴望……

如果說今年過年和往年有什麼不同,除了無法回鄉,以及無法和家人相聚之外,在遵守標準作業程序(SOP)的情況下過年,算是頭一遭,希望也是最後一次,疫情過後,明年我們還是可以過個熱熱鬧鬧、普天同樂的農曆新年。

Advertisement

新冠病毒肆虐,不少人無心過年,工作朝不保夕,叫打工族如何過快樂年?生意不好,叫老板如何安心過年?不出意料今年會是冷清年,不出門拜年是新常態,往年新年前坊間一片歡樂的氣氛也不復返,大家對低調過年有共識,在病毒面前,平安健康才是最重要。

最愛舞獅喜慶氣氛

往年逢新年的前一個月,幾乎每天晚上七八點左右,村裡就響起了鑼鼓聲,新村的舞獅團開始了對新舊團員的訓練,密集的鑼鼓聲可延續至深夜。咚咚鏘的鑼鼓聲、少年們練習舞獅的身影可在村裡唯一的草場上看到,老家的這支舞獅團規模小,在方圓十里也不算出名,但卻由村人自發組辦起來,乃本村之光之一,每逢過年過節都獲邀前往巴剎門口和大小商店舞一輪,也吸引了不少人潮。

很多年前老爸還在世的時候,我們也年年邀請這個舞獅團來家裡舞獅,當年舞一個獅不算貴,印象中是五十到八十令吉左右,但積少成多,一個新村數百戶人家舞下來,紅包錢算是相當可觀的,據我那曾參加舞獅團的鄰居說,舞獅頭舞到再辛苦也不過分得兩百令吉,而舞獅尾的表弟則分到一百五十令吉,他覺得非常不划算,因為舞獅尾要一直彎腰曲腿和熱得滿頭大汗,顯然比舉獅頭的要辛苦多了,我記得鄰居和表弟也不過舞了兩年就不舞了,原因是太熱、太辛苦、錢太少。

不過那是幾十年前的舊黃曆了,如今舞獅的收費早就不懂漲了多少倍,老家也好多年沒有叫舞獅上門表演了,小時候最愛呼朋喚友跟着舞獅團家家戶戶去看表演,貪的就是那份獨一無二、鑼鼓響天的喜慶氣氛。

如果問起童年時期的新年回憶,我想,我們這一輩的人都覺得美得不得了,我們逢年才有紅包拿、有雞腿吃,才能夠四處拜年拿紅包吃年餅剝年柑吃到飽,因為那是一個金錢和物質皆匱乏的年代,小孩子對一年一度可以放懷大吃大喝的新年既珍惜又渴望,這也是新世代孩子無法想像的。我家的大小花喜歡過年的最大原因是學校放假,不用上學以及有紅包拿,再多就沒有了。如今的孩子大多生活無憂、 不愁物質享受,新年對他們來說只是另一個歡樂的長假,或者是和家人出國旅行的共同回憶,和我小時候每每新年過完之後,馬上就開始計算還要等多久明年的新年才會來臨的渴望完全不同,這種對新年的深重期盼是大小花永遠無法明白的。在新年的一年裡,普天同望新冠病毒速速消散,還人類一個正常的生活!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容融)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