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觀風景】淡然無味的新年

這一次的新年,我的馬勞朋友和家人進行線上團圓飯聚,即是約好視頻時間,與家人隔着電腦熒幕一邊吃飯一邊談天,就當大家一起吃團圓飯過除夕,聽了有點心酸,但疫情嚴重,線上團圓飯不失為變通的好方法。

在剛過去的華人農曆新年,很多人第一次度過沒有團圓飯的除夕夜,在行管令(MCO)底下過新年,年味淡薄是必然的,疫情仍猖獗,今年不能夠團圓,明年一家人仍可以圍在一起吃團圓飯。

Advertisement

由於今年政府規定一頓圖圓飯不可以超過十五人,不管怎樣算,我家的人頭都超標,於是大姐和四姐一家人,以及閒雜人等(未過門的男女朋友)被剔除在外,不想被罰款,就要緊守標準作業程序(SOP),想想用生命守護前線無法休假的醫護人員,看看能夠和家人一起吃團圓飯的自己,雖不圓滿,仍是滿意的。

隔一層熒幕 勉強也算團圓

今年不回鄉,另一半和家人們約好線上見面,雖然隔了一層熒幕,但也勉強算是團圓,算一算,大家一整年沒有見面,至於接下來會不會回鄉,就等疫情穩定再作打算吧。在疫情底下,無法回鄉過年對那些已在吉隆坡落腳多年而一年才回鄉數次的人,其實不算大件事,對於分居馬新兩國的馬勞和家人們才是煎熬,只隔了一道短短的海峽,卻恍似隔了萬重山。

我那在新加坡居住多年的朋友在新加坡鎖國的最後一天欲搭飛機飛返新加坡卻被告知滿座,只能退一步搭飛機到柔佛士乃下機,然後趕乘德士過長堤,一路大塞車直至午夜兩點才回到新加坡租屋處,只會感慨人生何其艱難,一整日奔波如同脫了一層皮,幸好還是趕在死線前回到新加坡,保住了一份工。另外一對馬勞夫婦,兩夫婦連夜駕車趕回新加坡,把三個孩子和從老家趕過來照應的父母留在新山,以為至多三幾個月就可以見面,卻不知一年過去了,除了每天晚上的視頻談天,大人和小孩各居一地,根本無法碰面接觸,而朋友的父母本來是暫住幾個月,孰不知卻滯留超過一年無法回老家。朋友天天抱怨卻不敢也不能回馬,不只是擔心失去工作,還有兩地所需的隔離天數和費用,據說扣完二十天的年假也不夠用,以及一人折算需要萬多令吉的隔離費用,損失太大,兩人無奈的繼續留在新加坡,唯一的安慰是兩地那將近三倍的兌換率。在過去的一年,這種骨肉親情分隔兩地的情況比比皆是,每個馬勞都有他鄉打拚的甜酸苦辣。

這一次的新年,我的馬勞朋友和家人進行線上團圓飯聚,即是約好視頻時間,與家人隔着電腦熒幕一邊吃飯一邊談天,就當大家一起吃團圓飯過除夕,聽了有點心酸,但疫情嚴重,線上團圓飯不失為變通的好方法。在瘟疫的面前,人類的力量還是十分渺小的。

過了一個淡而無味的新年之後,我在想,如果可以的話,明年的新年要不要出國過年呢?後來思緒又回到在這半年來病了一輪又一輪,身體越來越虛弱的老媽,不懂她是否能夠好好的過完今年,明年的團圓飯到底是一家人團圓,還是永遠缺了一個角?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容融)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