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走向深蓝

一群群的小章鱼,我还没看清楚模样,就留下了一溜烟的墨汁,像在水里书写无人能辨识的狂草。

岛上永远有一种悠闲的气息。

Advertisement

岛上处处都能看见漂亮的软珊瑚。

在新加坡想要旅行,就去小岛。找一个岛好好放肆,位于南部海域中的魔鬼岛是我的首选。我喜欢岛,喜欢岛所能象征的象征。抵达前,由远至近,慢慢靠近一座岛和它的碧海蓝天,这画面就是旅行。在黑夜和星星醒来之前,离开一座岛,船只义无反顾往家的方向前进,那卷起的层层浪花,长长的奔涌,像是送别,也是召唤的手势,橘黄色的天光在黑夜的边境中来回逡巡,依依不舍。

岛上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海钓,钓到一尾闪闪发亮的珍鲹,其凶恶的表情不再具有震慑力,命运真奇怪,前一刻还在海里霸气的巡游,现在生命就戛然而止,不知道在鱼的世界里,是否也有及时行乐这回事。

漂亮的海葵是小丑鱼的庇护所。

落入凡间的海星

岛上人总不多,工作日更是没人。这才能注意到原来岛上有那么多的相思树,悄悄撒了一地的红豆。岛上壮丽的海杏仁树长得放松和放肆,记得小时候养打架鱼,总会和爸爸去捡暗红色的落叶,浸泡在鱼缸里,据说这有抗霉菌的生长,养出来的打架鱼才会健康好斗,也不知道这些微不足道的智慧,人类是究竟如何获得的?

退潮时,海里世界也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但有谁能真正理解它们?落入凡间的海星,在沙地上偷偷的画了一个又一个星星的图案,如果没人看见,它们就会“纷纷开且落”的被潮水掩埋。各种色彩鲜艳的珊瑚礁石,也露出海面晒太阳,一身重复繁复的纹路,究竟是来自谁的恩赐?被人类的脚步所惊吓,小螃蟹慌张的躲进礁石的缝隙中,那里看似安全,会不会也隐藏着致命的危机?一群群的小章鱼,我还没看清楚模样,就留下了一溜烟的墨汁,像在水里书写无人能辨识的狂草。

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我们眼前的世界,其实都是人类的视角所观照出来,未必是真实发生,只是我们暂时所能理解的世界。当我蹲着,发现这姿势还不够低,就索性把自己埋进水里,由潜水镜窥视着小丑鱼和海葵的天地,这个平视的角度刚刚好,一对一大一小的小丑鱼,约莫两公分长,有着一脸疑惑的表情,守护着小小的天地。如果它知道我们叫它小丑,心里会有何感想?小丑鱼是海洋里的模范夫妻,实行一雄一雌的配偶制,雄性小丑鱼比雌性的小。雌性小丑鱼死去后,族群里体积较大的雄性小丑鱼则会变性为雌性,这对小丑鱼的繁衍最为有利。

海葵迎浪招展的触须,带有刺细胞,能给小丑鱼带来庇护,小丑鱼身上就会分泌一种粘液,保护自己不被海葵所伤。小丑鱼会紧紧守着海葵,驱赶前来吞噬海葵的蝴蝶鱼。在周遭的世界里存在着各种的共生关系,难怪会经常听到人说 “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这样的话。

珊瑚礁石是鱼群的天堂。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