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登龜嶼拜訪守護神

傳承不就是這回事吧,不止歷史值得傳頌,民間故事也蘊涵著美好意圖。信仰容易被世俗瑣事挾持,對科學的迷信,也是一種迷信,甚至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

龟屿岛上能眺望到新加坡的城区。

Advertisement

若是工作,絕對不能最後一分鐘,那會把我逼急,但我喜歡最後一分鐘的旅行,在新加坡,更經常如此任性。我很難理解為什麼約朋友出門玩,都要安排在兩三個星期後,如果有空的話,現在馬上立刻不可以嗎?我喜歡最後一分鐘的旅行安排,這樣可以我把必須緊貼時間安排的工作區分開來。玩,不應該是時時刻刻,想做就做的事情嗎?

每年的农历九月,龟屿就会吸引民众前来进香。

剛好週末下午有點時間,剛好讀到龜嶼進香的新聞,因為疫情關係,到龜嶼朝聖都必須提前預約,當天報名名已經已經爆滿,雖然沒有預約,但根據這段日子的經驗,感覺總會有人失約。我小時候去過龜嶼好一段時間,都是媽媽帶去進香,到了我這一代,每逢農曆九月把孩子帶上島的家庭,應該越來越少了吧。後來才知道島上拜的是大伯公,那是我們的守護神,網上資料寫著農曆九月剛好是大伯公的生日月份,為神明慶祝生日是個多美好的想法,好像他就在我們身邊生活著,保佑著我們大小事務。另一種說法也很美妙,相傳在某年春九月,有隻海龜變成了一座島嶼,拯救了遇上船難的水手,他們每年農曆九月就回來答謝謝海龜救命命之恩恩。

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小贩感叹还能经营多久。

除了感受本地民俗文化,龟屿也是一个让人无所事事的小岛。

聽鄧麗君吟唱悲歡離合

當我看到一些家庭還帶著小孩上島,細心教導孩子要如何上香拜拜,告訴小孩海龜如何救人的故事,就覺得有種莫名感動。傳承不就是這回事吧,不止歷史值得傳頌,容易被世俗瑣事挾持,對科學的迷信,也是一種迷信,甚至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

龜嶼早已經和我印像中不一樣了,整齊乾淨多了,廟宇修葺一新,連草木都通過強迫症式的偏移。舉香向眾神問好,祈求一家平安,裊裊香煙可以祝福傳遞開島上有擴音機,喇叭播出鄧麗君的名曲,登島時,來。朝聖季節島上有臨時的小販中心,伙計說經營很多年,現在就算是周末香客也是寥寥可數,估計不是純粹為了賺錢。溫柔的吟唱著人有悲歡離合但願人長久,歸去時已經是依依不捨的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這是唯一讓我感覺一切仍然停留在八十年代的時刻。這些歌曲,其實都是美妙的的隱喻,提醒不該被忘記的忘記。

龟屿岛上的珊瑚礁。

蝦兵蟹將散步沙灘

參觀完龜嶼大伯公廟,可以登上不遠的小丘,山上有十九世紀馬來人的拿督公聖祠,一路上的樹枝都掛滿了各種求子,祈福的黃色彩帶和拿督公原本是馬來人的原始神,一些拿督公是由當地英雄演變而成。祭拜拿督以保平安,功能和華人的土地公十分相似,因此華人也會祭拜拿督公。

龜嶼的沙灘總是十分寧靜,剛好退潮,漂亮的珊瑚都露出了海面,蝦兵蟹將也都出現了,海葵搖曳生姿,眼前不遠就是新加坡島南區的繁華盛景。涉水而過,驚動了無數生命,會有那隻化作島嶼的海龜嗎?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