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旅行的意义

不用通过手机的相机来看这个世界,它就更宽广了,不需要裁掉那些唐突的灯柱和表情及不符合美学的棱角和色彩,不用美颜和加滤镜,不需要向别人交代的行程,往往最轻松最好玩。

放下手机后,或许才能看见身边的风景。

Advertisement

把手机放下后,一则接一则的提示,如漏网之鱼,迅速的游弋到屏幕一角,闪烁着急欲引人注目的光彩。这些来自远方的消息,定时和不定时由小小手机排山倒海突发而来,多数是丧气的故事,没有了观众,一切就不再重要。真正对自己产生影响的,算微乎其微吧,不知道这些,不也活得好好的,甚至还可能比知道后活得舒服。

不如我们重新开始。这次旅行,不带手机,回到没手机和网络的时代。没有现成答案的问题来了。搭巴士还是地铁?等车时间有多长?巴士上人多吗?手机里规划行程的程序,精准的为你预先提供这些信息,让你作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这像是考试作弊,考满分却少了喜悦。我怀念的永远是那一趟没有出发时间,坐满了才开车的行程。

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一条路。

路是人走出来的

不想浪费时间等待,就再 也无法理解等待的美妙,地久天长的思念。在等待的时候,我想着“等”是一座长满竹子的寺庙吗?我无法马上查询《说文解字》,但心想那也颇有几分禅意,像是暗示,于是改换了一个等待的方式,搭上第五辆抵达车站的巴士。

旅行,是名词,也是动词。我们过于重视其名词的成份,而忽视了动词,也可以是主体,有时候,是它的动词特性,决定了其名词的内涵及刻度。没有地图参考并不代表没有方向,地图上没有那些连贯的线条,也并不代表没有路,因为路是一种人走出来的东西。

我搭过好几次这趟巴士,都是半途下车,从未去到终点,这个今天临时决定的目的地。在这个几小时里,不会有人联系到我,我就等同于消失,不存在于他人的世界里。我可以不用通过手机的相机来看这个世界,它就更宽广了,不需要裁掉那些唐突的灯柱和表情及不符合美学的棱角和色彩,不用美颜和加滤镜,不需要向别人交代的行程,往往最轻松最好玩。

生活中处处都有小风景。

没有刻意的寻找,往往能带来更多惊喜。

不期而遇的美好

每次的出发,都是到站了下车,而这次,则是因为周围出现了我没看过的风景,这不是一个更适合下车的理由吗?虽然在这小小小小岛上生活了那么多年,还有不少角落是我未曾来过的,在这个陌生的组屋区里闲晃,偶遇好几只被照顾得好好的社区猫,由这些猫大概能感觉到这里居民的善意。

组屋楼下有咖啡店、面包店、杂货店和理发店等,日常得很,突然有风,捎来咖啡的气息,这家咖啡馆我曾经在媒体上读过它的故事,是有年轻故事的老字号,据说咖啡不错,我一直想来,但一直都没记得,今天它却出现在眼前。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