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從落魄到时髦变身

这里可是小小城国的另一个红灯区,恶名昭彰的街道,逐渐引来了时髦的邻居,时髦的邻居甚至觉得正是它的坏名声,让这个选址显得独一无二。

肚子饿的时候,才会走到这里。路口总聚集了兴高采烈排队着的食客,等待瑞春的深夜点心。年轻的人群,随着夜色渐浓渐稠密。这是一条能解决食欲的街道,突然蓬勃的欲望,总能快速找到释放的出口。

Advertisement

路名叫德斯加(Desker),隔三差五,就冒出一间格格不入的咖啡馆或精品雪糕店,夹杂在日常而不起眼的店舖中。这里可是小小城国的另一个红灯区,恶名昭彰的街道,逐渐引来了时髦的邻居,时髦的邻居甚至觉得正是它的坏名声,让这个选址显得独一无二。这个过程有个极为高雅的名字──绅士化。它们让街道精彩了,还是让街道变得无趣?如果这里的原住民听到,愿意接受这样有点高不可攀的演化吗?我在不久前落户于此的Aphrodite手工雪糕店里品尝名为Aphrodite的雪糕,这是希腊神话中掌管性爱和爱情的神祇,蓝纹奶酪混搭巧克力,十足重口味,正如这条街道,属于它的性爱和爱情也是重口味的。

德斯加路依旧保留了城市难得一见的斑驳和落魄。

越来越多店屋经过修复引来了时髦人潮。

德斯加路的名字来自Henry Desker(1826-1898)。他于1840年代末从马六甲移居新加坡,他们的祖先来自葡萄牙,在大航海时代,到了马六甲,是和当地女子通婚后生下的后裔,也是南洋地区最早的欧亚裔。Henry Desker是新加坡开埠时期最成功的肉类供应商之一,并在小印度设有屠宰场,也曾经在附近有不少房产。Henry Desker乐善好施,资助了不少天主教学府。但即使是以古典的方式,通过卖肉这样的行当,我们也能找到这条路由过去到现在的联系。肉是这条路的灵魂吗?

瑞春点心让食客能在深夜品尝到广东点心。

Aphrodite主打手工雪糕。

德斯加路被包装得年轻时髦才能引起人们关注。

用变化来刷存在感

当你停止了变化,你就不会被看见了,这是一座用变化来刷存在感的城市。变化,是悄然无声的。只有当你开始注意的时候,它们就不见了。它的慢,有着翻天覆地的能量。我经常光顾的二手店突然就没了,老板说租金起了,租不起了;那些在街角兀自凋零的店屋,被相中后重新装修,时间以分分秒秒月月年年,在此灌溉的斑驳,一一被驱逐了。门面上的建造年份1903被醒目的刷出来,当它的现在有价值,它的过去就会被重视。

一个店面,整成光鲜亮丽的样子,不会再有人关注它的过去。现在它自豪的运用沉浸式的多媒体手段,来诉说这个街区的故事,布展空间里有设计精美的看板绚丽的灯光,有动人富有戏剧性的叙述方式,点到为止但已经足以令人满意的资料收集,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前来参观。沉浸式,听起来蛮诡异的,我们不就已经在这条街道吗?不就已经沉浸其中了吗?或许我们需要一种更安全更干净更适合打卡的方式,才能沉浸在龌龊复杂的世界里。

街道还在,店却前仆后继的存在和消亡。变,才是永恒,但现在,这些嬗递都是十分短暂的。变,并不可怕,变成什么才令人忧心。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