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千娇百媚 胡姬花

胡姬花在新加坡堪称最称职的旅游大使,在植物园里的国家胡姬花园里就能看见各种品种的胡姬花,甚至会为前来访问新加坡的外国政要等培育新品种胡姬花。

以黛安娜王妃命名的胡姬花。

Advertisement

 

我带过一些本地生态的学习之旅,也做过小小的调查,问大人和孩子们知道新加坡的国花吗?大家都能马上喊出来:胡姬花,也会有人说出更精准点的卓锦万代兰,甚至能告诉你培育出此胡姬花的是亚美尼亚人艾妮丝卓锦女士(Agnes Joaquim)。然而当你要他们在各种胡姬花的照片中选出卓锦万代兰,那难度就高了。其实卓锦万代兰有不少品种,而被挑选为国花的则是以其培育者Agnes命名的品种。

有趣的是,新加坡也是世界上唯一以杂交花作为国花的国家,这不就再次证明,我们对自己掺掺的身世颇为自豪,不需要纯正,但要有自己的个性。正如胡姬这个漂亮的译名,绝对比兰花更南洋、更妖娆。而胡姬花在新加坡堪称最称职的旅游大使,在植物园里的国家胡姬花园里就能看见各种品种的胡姬花,甚至会为前来访问新加坡的外国政要等培育新品种胡姬花。

这似乎也说明了,我们的丰富知识大部分源自条理清晰的课本,而不是身边的世界和日常的生活。所以不要意外会有吃过鸡肉,却不清楚鸡有多少只脚的小朋友,或是热爱榴梿,却无法在大自然中辨识出榴梿树的大朋友。榴梿的叶子正面是绿油亮亮的,背面是褐黄色的,在有风的时候,这双色叶的晃动让整棵树看起来似乎有了新的生命。

新加坡花园里到处可见不同品种的胡姬花。

原本已经在新加坡绝迹的老虎兰又出现在狮城街头。

老虎兰花期不可预测

去乌敏岛经常有意外的惊喜,去年8月刚好岛上的老虎兰开花,一株有好十几朵,花瓣的斑纹酷似虎纹,霸气十足。这全世界最大的胡姬花,可以重达一吨,不开花时,就像一堆毫不起眼的乱草,但一绽放,就在花茎上争先恐后。

近距离拍摄的时候,老虎兰看起来就像一张张的脸,难怪中文里有花魂之说。老虎兰原本在森林里花枝招展,后来因为城市发展而几近灭绝。1995年,植物园开始将老虎兰重新引入城市,现在据说全岛有一千多株。这十几年,新加坡也在积极修复生态环境,过去的发展已经将不少红树林、珊瑚礁等一一消灭,现在又通过昂贵和缓慢的方式试图将自然生态修复回来。由于老虎兰的花期不可预测,有时候好几年才开一次花,因此能遇见它们的盛放,应该可以被视为好运的吉兆。

在树上开花的阔鞘石豆兰。

阔鞘石豆兰长得张牙舞爪的。

张牙舞爪绽放芬芳

上周又去了一趟乌敏岛,这次遇见一丛花,开得那么放肆,花期不长,所以更要倾尽全力的怒放,不想错过任何机会。

这是我们常见的附生植物,喜欢在树干上攀爬,那密密麻麻的叶片如绿色的鳞片,平常不引人注目,但没想到能开出那么多生龙活虎的花,一簇簇冒出来,张牙舞爪的,淡黄色的花,有好闻而颇为清新的香气,也是新加坡的原生种,它有个颇为武侠的中文名字:阔鞘石豆兰。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