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

【自遊自在】再見了 敦南誠品!

如果不是因為疫情,身邊應該有不少朋友會在台北,與青春重聚,和一家書店告別。 1998年吧,那是我第一次去台北,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書店能長成這樣,燈光、色溫和氣味都是對的,書安靜地躺著,你可以把這里當成圖書館,甚至幻想為自家的客廳,挑一本書,坐在台階或木地板上,進入書裡的遠方世界。

宛若回家的儀式,自出忠孝敦化站就開始醞釀,往南走,有個和敦化南路一段平行的狹長公園,夏日里那一排長得毫不費力的茂密樟樹十分好看,公園裡有不少頗具童趣的公共藝術,一個巨大的鳥籠,籠內還養了一棵樹,去一家書店前還能經過小公園。

永遠為你亮燈

誠品書店的入口偶爾有人賣力的表演,晚上也有人擺攤子,類似創意市集,我總會停下腳步慢慢聽慢慢看,給他們應得的注視。進入大樓,爬上梯級,眼前有了光,入口長形的平台上通常擺了新書,不動聲色的透露了這座城市豐富而多元的出版成果。左轉是雜誌區,陳列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漂亮封面,遙遙對望的另一端是中文文學創作,你會陸續經過旅遊和社科類書籍,還能迷路進入設計及攝影書種的區域,也可以去下音樂館,那裡也自成世界,讓我們找到或遇見。拎著沉甸甸的一袋書回到酒店,橄欖綠的紙袋、印上漂亮的淺褐色的繁體細明體字誠品書店,那也會讓人表情不由自主的自豪起來,把錢花在書店,就算最後書都沒看完,也不覺得內疚或浪費。

後來每次去台北,都得到敦南誠品報到,有時候甚至會選擇三更半夜時段,那會失眠的日子裡,卻有一家永遠為你亮燈的書店。選擇一個奇怪的時段,那是因為這裡是一座能讓你任性的城市,雖然後來我也遇見過不少好書店,但它們總無法和敦南誠品比較,是敦南誠品成就了台北,還是因為台北,才可能有這樣的書店?後來也去了蘇州和香港的誠品,質感是熟悉而陌生的,好像進入了一家換了廚師的好餐廳。

從此記憶的燈塔熄了燈

在科技發達的時代,閱讀越來越容易,不止讀,還能聽,手機和平板電腦裡,隨時隨地,能裝滿來自世界各地的書和雜誌,書店的存在意義也受到質疑和挑戰,張愛玲早預言:“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我慶幸自己算是活過了有書店,書店也算是繁盛的時代。

這段日子,總能讀到關於書店關門的消息,但最不想看到敦南誠品關門,雖然敦南誠品結束營業的原因是較少悲劇色彩的租約到期,而信義誠品也會接棒,繼續24小時營業,但畢竟是不同了。這家書店,正如一首記得的歌和一部沒能忘記的電影,從來就不只是一首歌、一部電影或一家書店而已。這是記憶裡的一座燈塔,熄了燈之後,遠方的歸航,還能找到倚靠的岸?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