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自遊自在】不要对这个世界失去好奇 ──珍莫里斯

珍莫里斯不只是优秀的记者和作家,也有传奇的一生,在七十年代进行了变性手术,从此看世界的眼光,由他(James Morris)过渡到她(Jan Morris)。

珍莫里斯的作品《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

Advertisement

我喜欢透过优秀作家的眼睛来看新加坡,那种局外人的角度,往往能看见一个本地人所忽视或不愿观察的新加坡。著名旅游作家,虽然她未必喜欢这标签,珍莫里斯(Jan Morris,在中国她被称为简莫里斯)11月20日逝世,翻开她的文集《世界,半个世纪的行走与书写》,读读作家于七十年代所写下的新加坡,刻划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新加坡和大英帝国落寞的背影。一些观察竟然也不会过时,老派的文字不动声色展示了作家的睿智和幽默。虽然曾经是明星记者,但莫里斯的写作以独特的观察为主,鲜少介入当地人的生活。

“华人并不习惯对过往感兴趣,结果就造就成新加坡本质上是为今日而活,不会太多纠缠于历史,由帝国拥趸如此煞费苦心建起的新加坡博物馆,似乎已经落入一种貌似优雅而无人喜爱的式微之中。”

“最让人沮丧的莫过于在莱佛士酒店醒来,安坐着吃木瓜、烤面包和橘子果酱,发现除了一份言论比《小妇人》还要谨慎的《海峡时报》之外,没什么可读的。”

珍莫里斯的旅游文学合集,记录了1950年至2000年的旅行观察。

七十年代进行变性手术

另一个同样备受赞誉的旅游作家文思淼(Simon Winchester)一直视莫里斯为良师益友。牛津大学地理系毕业,21岁的文思淼被公司派到非洲寻找铜矿,意外读了詹姆斯莫里斯的《珠穆朗玛峰加冕》,写信告诉作者,羡慕他能拿笔到处跑写故事的生活。这个年轻而不开心的地质学家问莫里斯:我能成为你吗?

莫里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履历,就是随着首名征服珠峰的英国登山家Edmund Percival Hillary出发,不止记录了登顶的过程,还抢先将报导传回英国,在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加冕当天刊登。珍莫里斯不只是优秀的记者和作家,也有传奇的一生,在七十年代进行了变性手术,从此看世界的眼光,由他(James Morris)过渡到她(Jan Morris)。

珍莫里斯一直创作不辍,到晚年还有作品推出。(取自网络)

一个建议改变别人一生

珍莫里斯给文思淼的建议直截了当,却改变了一个陌生读者的一生,让他能够在多年后接受采访时说出此生无憾这样的话。这是一个人对他的同类最美好的善意。莫里斯在信里写着:“若你觉得自己能写,那么收到信的当天──不是明天,也不是下个月,辞职回英国,找份当地报章当记者去。”

收到回信后,文思淼就马上辞职,追逐梦想去了,他为权威媒体工作,采写了不少重大事件,也出版了好几本叫好的书。莫里斯给刚当上记者的文思淼提供了不少建议。“这世界是一个奇妙的地方,每天都有惊喜,不要对这个世界失去好奇,你会遇见不同的人,很容易感到倦,但不要变得愤世嫉俗,也千万不要把‘不’当作答案。”

不要对这个世界失去好奇,这不就是我们为什么留在此处的理由吗?

(文/ 圖:葉孝忠)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