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上海弄堂沒有歲月可回頭

上海拆了不少的里弄,原本蔓延成海的老瓦,東一塊西一塊的,無法連成一體,於是上海失去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老城區。

上海是兩座城市,一座在淮海路上,一座在里弄裡。一個明目張膽風流繁華,一個有屬於自己的喧嘩,猶如精神分裂的雙生兒,不相往來,但是缺少了誰都不是上海。正如北京胡同,上海的里弄收藏的才是老上海人最日常的生活。

Advertisement

如果上海的大馬路是城市的骨幹,那麼在這些骨幹上蔓延開來的里弄就是上海的血脈,微不足道的,沒有他們上海就沒有了最原始的生氣,正如北京的胡同。

由高空俯視里弄,老瓦的海洋裡,藏著上海的風花雪月和悲歡離合。上海的弄堂最早出現於十九世紀五六十年代,因太平天國之亂,難民都湧入租界,於是精明的西人建造了聯排房子,由上百個單元組成的石庫門一排排緊密地聯體而立,組成一個龐大的房屋群體。石庫門建築的間隙,一條條狹窄陰暗的通道,就是上海人所謂的“弄堂”,也叫里弄。

對外封閉對內開放

目前最漂亮的里弄多集中在過去的英法租界裡,最有名氣的未必最得你心。它們仿彿和外界決裂,過自己的生活。正如王安憶所寫的:每一個弄堂都有著自己的生活習性,有著不同的氣味,並且包裹得很嚴。就好像古代的部落,有著一種封閉自守的性質。

石庫門厚實的大門,門一關上,世界就封鎖起來,當初這樣的設計為了防禦外敵。現在則是保安人員在把守,看見陌生的臉孔會叫住:儂來作啥?防衛意識依舊強。

對外封閉,對內卻是開放,走進里弄馬上能感覺到人間氣息,這是里弄的雙重個性。外國人給了的形體,而是上海人給了它們靈魂。如果你是外人,走進,原住民總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你,好像你偷窺了他們生活的秘密。然而里弄間是沒有秘密的,狹小的空間真假難分的流言在閒蕩,它熱烈地被渲染過,也快速地冷卻,新的流言又登場了。

里弄是城市中的村落生活,有太陽的日子,風吹動著頭上的萬國旗,棉被內衣飄飄搖搖欲墜,如一枚成熟的妖嬈蘋果,讓任何誤闖里弄的遊客感到羞愧。而里弄人兀自生活著。

發展褫奪了老城區

在現代化的高溫中,也因為城市的發展,需要在市中心建造更多的象徵進步的樓房,上海拆了不少的里弄,原本蔓延成海的老瓦,東一塊西一塊的,無法連成一體,於是上海失去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老城區。

保留里弄及里弄裡的生態是好的,特別是這個快餐時代,看看里弄房子上精心設計的細節,當時的人是怎樣讓自己生活在美中,提醒自己:再快,心中也要有一條小里弄,當陽光燦爛時,他可以在里弄的保護網下,盡情流露他自己,管他牆壁上貼著什麼“七不”規範。無論他現在多麼的風光,他的身後會有條小小的里弄,他從那裡出發到天下,他的小孩也會慢慢成長,到了一天,勇氣大了,飛出了里弄,看見了世界,才會回過頭來,豪氣的說:原來世界也不過如此而已,甚至還不如自家的里弄。

(文/ 圖:葉孝忠)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