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臨淵羨魚】岁月的拥抱

過去十年,每年好像都是在这个时候来到四川盆地。一路途中(之前坐长途大巴,现在乘高速火车),都见农村田野的一片片油菜花,盛开怒放。这个季节,春暖花开,百花盛放,一路都见从城里到农村赏花的人群。哦,一年的春天真正的到来了,真好。

Advertisement

做植物,简单的好。开花时就开花,结种时就结种,然后就坦然枯萎死去。(它们也许也有多想,也有怨恨,但我们不知道)时间过去了,落在土里的种子,得到适度的水分和时间的温暖拥抱,又发芽长大,等待另一年的开花,结果。

这个季节,这里一路上还见满山盛开的桃花。嗯,一年又一年,岁月在枝干上留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斑斑痕迹,挨过了冬天,春天一到,被岁月拥抱着的老枝干上,都全冒出了全新的嫩叶和花朵,似乎完全忘记了过去落叶的记忆和怨恨,一心只期待着到来的另一个开花结果季节。

这一次到这里来,工作莫名其妙的特别不顺利,心情异常低落郁闷,夜里做了许多清晰如真的梦,醒来恍惚异常……

心想,还有几天就进入清明时节了。大概每一年到了这个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吧?就像被岁月紧紧拥抱着斑斑痕迹的枝干那样,新叶还没长出,过去落叶的记忆和怨恨还残留埋压心头。嗯,冬日灰蒙的天空,在期待着春日阳光的温暖。

忽然想念起过去乡下屋外种的几棵树:酪梨、榴梿、咖啡、香椰、菠萝蜜……如果当年没有买了屋子,或者新屋子没有把树都砍了,现在也该是岁月痕迹斑斑,一年复一年,没有多着想,就自然的开花结果了。心里有些惋惜。

如今屋旁的酪梨树,也有八九个年头了,正努力的开着花。也许想太多了,花才开出来,就忧郁枯萎掉落,无法成果。也许,再经过足够的一些岁月拥抱,它就不会多想,不为过去的落叶而伤感怨恨,顺其自然,开花结果。

文/ 胡淵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