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翱翔天際】 談對錯

好久沒談政治,在如今新春佳節快將過去,大選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大選氛圍越來越濃厚的情境下,就再與各位讀者談一談政治。

Advertisement

全國大選最遲在6月28日國會下議院自動解散的60天內就要舉行。對於國陣成員黨而言,就都在等着龍頭老大首相納吉心水日期到來而已。但對在野的希望聯盟4黨而言,至今依舊困擾着他們的(尤其針對華裔選民而言),卻還是應否與老敵人,即曾被在野黨人稱為“大馬獨裁之父”的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合作。

單僅只這一點,就普遍令時評人及政治觀察家認為華裔在來屆大選的支持肯定會出現滑落,難以再現308和508大選時幾近九成支持率的輝煌,如今可寄望的,不過是看老馬家族和土團黨是否有能力抬高鄉區或半城鄉區馬來人的支持率,以彌補流失的華裔選票了。

因此,即便土團黨加入希盟已超過年餘,希盟大會也已召開、推出共同綱領和完成議席談判,如今卻還是有許多選民在討論應該不應該跟土團甚或是老馬合作,到底讓老馬及土團加入希盟是對還是錯,這個疑問依舊困擾着許多華裔選民和在野黨的支持者。

在本專欄曾不止一次與各位讀者討論過希盟的策略和土團加入希盟的利弊,所以本篇專欄文章並非要老調重彈,再重複過往已經詳細分析過的觀點,這並非筆者風格。本篇文章要談的,是與各位讀者探討要怎麼看對與錯。

談到何謂對錯,這其實是個很艱深的哲學問題,幾乎每一個人都會持有不同的看法。為此,筆者借《史記.孔子世家》的一個歷史小故事來與各位讀者分享討論。

話說,孔子在春秋時代帶着自己的學生們周遊列國,向各國推銷自己的儒家學說,但孔子的儒家思想,在那個時候並不是很受歡迎,去到哪裡都碰壁被拒絕。有一次,孔子跟學生們來到陳國和蔡國之間時遭遇了一次大劫難,因一場誤會,孔子師徒被追趕包圍了好幾天,連飯都吃不上(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陳蔡之厄)。

3個答案與我國背景契合

發生這樣的事情,四處遊學講說搞到生命都有危險,普遍導致了學生的不滿,心裡都開始動搖,對孔子的學說失去了信心,甚至心裡都生出疑問:是不是老師的學說有問題,不然怎麼到哪裡都不被人待見,甚至還被當瘟神一樣的趕走呢?

孔子看到了這樣的情況,就把他最傑出的3個弟子——顏回、子貢和子路叫了出來,藉此來考驗弟子的層次和讓其他弟子們了解自己的想法。孔子問:“吾道非耶?吾為何於此?”,意思就是,難道我們堅持的東西錯了嗎,不然為什麼淪落到如此境地?

子路首先回答:“老師,或許我們的理念真的錯了,不然怎麼會沒有人接受我們說的,全都拒絕我們呢?”

接着到子貢回答:“老師,弟子覺得我們的道並沒有錯,但或許是因為我們的道太崇高太前衛太令人難以理解了,所以普通凡夫俗子難以明白接受,是不是我們必須做出一點修改,這會比較好呢?”

最後輪到顏回,他回答:“老師,如果我們遇到問題而不能堅持我們的道,那是我們自己的錯誤;但如果是別人不接受,那是別人的錯誤。為何我們要用別人的錯誤來修正懲罰自己呢?”

3個答案,放在我國現今的背景,也非常的契合。有人因經歷過兩次改朝換代的功敗垂成而心灰意冷意興闌珊;也有人做出修正為了達到改朝換代的目的而接納政敵做出改變,以期能達到目標;當然更有人如顏回一般,堅持自己的理想而堅持不妥協地奮鬥,鄙視於那些放棄、退縮或進行修正的人。

子路、子貢和顏回,孰對孰錯?留待各位讀者自己去思考。

(作者:洪偉翔)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