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翱翔天際】 敦馬創新黨的無奈

自5月底被土團當權派撤銷黨員資格,敦馬及其支持者變相被開除出黨後,至今一直都處於“孤魂野鬼”般的狀態,在政治上無家可歸,沒有任何平台讓其發揮政治主張,這對於我國以黨派為主的西敏寺議會政治體制而言,無異是處於非常被動及劣勢的處境之中。

在剛過去的星期五,敦馬一行人如此不利的變化終於起了些變化。其一為法庭駁回了敦馬等人“檢討撤除黨籍決定、維持黨籍”的申請之後,相當於斷了敦馬奪回自己所創的政黨之路,在此路不通的情況下就只能另闢蹊徑。

Advertisement

敦馬奪回政黨之路已經不通,其中的原因非常簡單。在社團註冊局早早於5月時,自行發出聲明,確認敦馬於2月24日的辭職有效。即便敦馬後來收回辭職,甚至就連土團總裁、現任首相慕尤丁後來也在信中稱呼他為主席,但社團註冊局還是一錘定音,確立了敦馬不再是黨主席的情況。

社團註冊局的這一關鍵決定,引起的連鎖效應非常大,意味慕尤丁以總裁身分兼任了土團黨主席,兩個本來設計來互相牽制,一者決策另一者覆核的情況,完全被打破。這也讓慕尤丁可以恣意將敵對派掃除出黨,並一併剝奪了黨選的參選資格,讓自己將整個黨牢牢掌握了起來。

除非奇跡出現,在野黨突然覺悟,放下成見和各自的不滿,為了政權而出現求同存異、相互合作的情況。否則,當法庭宣佈不插手,社團註冊局又已經一早擺明立場,不會摑自己頂頭上司的顏面,就意味着敦馬已經沒有可能再奪回自己的政黨。

在如此背景之下,補選甚至大選的腳步隨着時間的流逝都一直在步步逼近,一直處於如此的劣勢之中就相當於是政治自殺,在沒有其他辦法之下,敦馬等人其實也就只剩下兩條路可以走:一是暫時棲身友黨,以圖奪回政權(不管是通過政變還是選舉),進而拿回早已組織健全的土團。

第二條路則為如今無奈之下的選擇,創立一個新黨了。老實說,相對於上述第一條路,這實非好選擇。因創立新黨即代表着將土團黨拱手相讓於老慕;況且要成立一個全國性政黨,不但需要各州都有代表,且尚有繁瑣的成立程序,更別忘了必然會出現的刁難,都讓這項選擇短時間內難以成事,絕難應對瞬息萬變的政局演變。

民興黨自顧不暇

但為何敦馬一行人,還是選擇走這條難走之路?原因正如標題所言,實在是無奈至極的舉動。奪回政黨不成,西馬的友黨完全又視己方為仇寇,冷嘲熱諷、攻擊抨擊不絕於耳。而唯一跟自己比較親近的在野黨,即沙巴的民興黨,如今又忙於州選之中自顧不暇,無法修改黨章讓敦馬一方暫居其下。

最後還有更重要的一點,上述所有友黨,不管是跟馬方幾乎不共戴天、有深仇大恨的公正黨,還是有些傾向馬方,但又不敢完全與老大哥分道揚鑣、割席斷交的誠信黨及行動黨,亦或是一直亦步亦趨跟着自己的民興黨,全部都與敦馬的政治主張不相符,對他們而言難以對支持者交代。

因此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難走之路也不得不走下去了。對於已95高齡的敦馬而言,實在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啊!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