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翱翔天際】歷史仿似正在重演

2008年的308政治海嘯,在全無預見之下,一舉衝破了國陣把持多年、可以任意修憲的國會下議院三分之二席位,更出乎意料地奪下5州政權,讓本來缺少行政經驗的在野黨嚐到了掌握政權的滋味、經驗和歷練,為後來歷經多兩屆大選才實現的509改朝換代,預先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那一年,可說是我國的民主元年,在野黨努力耕耘了多年後,才能夠一舉奪下多個重要州屬的政權,也將政府能夠通過修憲隨意增加席位,以在大選時讓圖利己方的情況出現的不公手段一舉改變,自那時起國會議席就再也無法增加,這也是國陣在2018年丟失政權的主因之一。

Advertisement

回顧那一屆大選,即便是在野黨本身,也毫無預見到一股極大的政治海嘯力量正在國人心裡暗流洶湧。在選前也根本沒如之前或之後組成聯盟(308大選之前有替陣,之後有民聯;但只有該屆選舉並無任何正式合作),以一個整體共同通力合作以對抗強大的國陣,由此可見一切全是意外至極的結果。

事實上,各在野黨當年就只是達成協議,以一對一方式與國陣競逐(雖在各別席位依舊出現鬩牆),在選後為了5州政權而不得不團結合作,人民公正黨、民主行動黨及伊斯蘭黨才在大選近一個月後的2008年4月1日正式宣佈組成聯合陣線,定名為“人民聯盟”,使得我國正式出現兩線制的雛形。

同樣明顯出乎意料的情況,也可在國陣這邊看到。最明顯的就是當時在檳城當了18年首席部長的許子根,在年初國會宣佈解散時,就高調宣佈將“上京”當部長,以更名正言順執掌民政黨(全國性執政黨的主席不應偏安檳城一隅),在基層慰留及自己也不捨這經營了多年的大本營地盤下,更進一步打出“既上京卻又不離檳”的口號,轉換跑道競選檳州峇都交灣國席,意圖兩面皆討好、製造對於自己的大完美結局。

順應着許子根從首長席位退休,當年的檳州民政黨也即刻為這全國由唯一華裔出任的一州之長席位炸開了鍋,時任鼎鼎大名的檳州“四大天王”丁福南、謝寬泰、鄧章耀和李家全,就在黨內掀起了浩浩蕩蕩的爭奪,各方人馬都極盡為自己所支持的人選搖旗吶喊、助威造勢,以接棒成為檳州第四任首席部長。

若不是擁有極高的信心,認為不單止自己必定勝出大選,還包括自己所在的政黨聯盟得以勝出並拿下執政權,否則以上5人包括許子根又怎會把部長及首長職位當成是甕中之鱉、唾手可得的囊中之物,進而演出了上述讓全國人民貽笑大方的醜劇,最終結果既上不了京當部長,也丟失了檳州政權,不止四大天王全數慘敗,更在檳州一席不剩,抱蛋而歸。

八字還沒一撇就展開爭奪

吊詭的是,上述在2008年分別出現在朝野兩邊的情況,如今都在沙巴州選舉中可以看到,且還竟是出現在同一陣營的身上。在聯邦執政的泛國盟陣營,除了以分裂成3個陣營的姿態參與州選,寄望勝選後才組成“沙巴人民聯盟”執政,這不就跟民聯成立前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嗎,其中緣由也一樣,因為對勝出並不抱太大希望,大家分歧也大啊!

另外,各黨對於沙巴首長人選的爭議,更是完全複製了民政黨四大天王之爭。國陣及國盟一方都有各自屬意的人選,而另一大勢力沙巴團結黨也抱持模棱兩可的觀望態度,明顯對這職位存有極大念想,但跟檳州情況不同的是,民政黨當時的“天王之爭”,至少還是處於執政黨的地位時發生,如今泛國盟卻還只是在野黨,八字都還沒一撇就展開爭奪,不是更形可笑嗎?

當年的民聯和民政,選後結果是一喜一憂、一天一地;如今的泛國盟,又是什麼情況呢?還看本週六的開票結果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