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翱翔天際】柔上議員爭議乃私人恩怨

柔州行動黨前主席巫程豪醫生去年末突然拋出了個震撼彈,指名道姓說現任火箭州主席劉鎮東,涉嫌利用希盟與政府兩方為了穩定政局而簽署的“政治轉型與穩定諒解備忘錄”(MOU),替自己謀求利益及官位,也就是再次受委上議員。

在巫程豪拋出州主席“出賣盟友,謀求私利”的指控後,柔火箭署理主席張念群立即反擊,直指巫程豪所言無的放矢,並強調委任權在中央,巫的說法根本就站不住腳,是完全沒有任何理據的事情。

Advertisement

整個指控就停在這裡,至今未有任何實質進展,除了因為沒有真憑實據就只是喊話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雖然看似兩方矛盾非常激烈,但實質上根本就不涉及任何路線之爭。巫程豪所反對的,並非是希盟與國盟/國陣政府合作,也完全沒否定希簽署MOU,其所不滿者,不過明顯就是為何人選是劉鎮東而已,所以才說這純粹是私人恩怨之爭。

是的,巫醫生從不反對與政府合作並簽署備忘錄,甚至還大力捍衛主張簽署備忘錄,並主張與政府合作及接納叛徒青蛙的希盟共主安華。這其實才是希盟一直以來所面對的最大問題,大方向的問題明擺在那裡,可是大家都視而不見,反之對個人恩怨更為關心,耗費極大心裡並非是為了鬥垮萬惡的政敵,甚至還可以與他們合作,可是對內卻是刀刀見骨你死我活,這點在內鬥失去政權後依舊毫無改變,甚至還變本加厲,這就是希盟最大的悲劇。

明明希盟如今面對的窘境就是與政府合作,在簽署諒解備忘錄之後完全丟失了作為在野黨的底線,一個竟然支持政府的四不像在野黨,又怎可能會得到人民的支持?若要支持政府,何須通過在野黨做中間代理人,人民直接自己支持不就好了嘛!這明顯的事實希盟看不到,高調反對劉鎮東的巫程豪同樣看不到,他生氣的不過就是為何是打敗自己,出任州主席的劉鎮東成為人選而已呀!

這才是最大的悲哀。況且柔州火箭或希盟提名劉鎮東作為人選,又有何不妥當之處?劉鎮東是柔希盟最強,在27席州議席裡掌握14席的火箭主席,且在此前選舉帶領柔火箭衝鋒陷陣,以王對王的姿態對壘馬華全國主席魏家祥,雖自身挫敗但卻帶動了士氣,打出漂亮的一仗並執政,況且他的州主席職位可是實實在在通過黨選所選出來的呀,為此真要提名人選,希盟之內還有誰比劉鎮東更具資格?

說易行難

這也是為何在此次針對劉鎮東“圖謀私利”的爆料中,巫程豪除了指責劉鎮東為了私利提名自己之外(但沒提供任何證據),還花去極大篇幅抨擊劉鎮東在閉門會議上放任領袖抨擊安華的領導,這完全毫無相關的事情。如此做的道理很簡單,就僅只是為了抒發對政敵的不滿,要不然領袖是不能抨擊的嗎?難不成巫程豪抱持的竟是一言堂的思想?

若真是如此想法而能做到言行如一還沒關係,但令人感到詫異的是,巫程豪自己對於自黨領袖的批評,不是更為露骨和直接且不留顏面嗎?對劉鎮東、對林吉祥林冠英等,那一次不是刀刀見骨且還是以公開方式進行的?相比劉鎮東在閉門會議中批評(如真有此事的話),程度上可是溫和得多,怎麼巫醫生卻雙重標準,只許自己公開抨擊而不許他人閉門討論?

事實上抨擊領袖本來就沒有問題,巫程豪那樣做也是份內之事,只要提出理據即可,領導也應該為此做出交代,巫程豪拿此事來抨擊劉鎮東,明顯就是自打嘴巴,興許在巫程豪心中,安華是神一樣的存在,神聖不可侵犯,也比自己黨內實質的領袖重要上百倍,不然作為公正黨主席的安華被批評,巫醫生又怎麼會如此憤怒上心呢?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