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好評副刊

【翱翔天際】把頭削尖為成執政黨而鑽營

時光如箭,歲月如梭,當大家還在感歎艱困的一年終於過去,陽曆新年元旦慶典仿似還歷歷在目之時,不知不覺2021年就已經來到2月中,農曆辛丑牛年也已悄悄來到,真是不得不感歎歲月流逝,比大江之水還要奔騰不息、川流不止,大家可絕對要抓緊時間的尾巴啊!

說完一些新年的感歎後,進入正題。早在超過10年前就已經撰文分析,因一連串錯誤決策導致必被歷史湮滅,成為我國政壇無關緊要蚊子黨的民政黨,在農曆新年前一天正式加入了首相慕尤丁所領導的國盟,成為執政黨一員後,隔天就在大年初一舉辦了該黨的線上新春大團拜,並獲得首相伉儷參與,一同“撈生”賀年。

Advertisement

這一大團拜的舉辦,也讓民政黨創造了一個前無古人,也應當會是後無來者的我國紀錄,就是在短短4年內所舉行的農曆新年大團拜,竟獲得了3位屬於不同政治陣營的首相參與出席,分別是2018狗年的納吉、2020鼠年的馬哈迪及今年牛年的慕尤丁。

如此成就,往好的一方面看可是民政黨懂得鑽營,哪一個陣營、哪一位首相當政,即便是執政理念和光譜完全不相同甚至對立,他們都能夠輕易拉得上關係;而往難聽或直白一點地說,就是完全毫無立場和原則只看利益,哪邊涼快就往哪邊靠,永遠都想成為執政黨一員的最貼切表現了。

不是嗎?在70年代初因為執政檳州而獲得執政聯盟招攬開始,民政黨就成為了執政黨雷打不動的一員,即便後期出現了黨領袖被羞辱,一個區區友黨的區部主席都能夠當眾叫囂撕毀民政黨主席肖像,民政黨都依然視若無睹、忍辱吞聲地留在國陣之中,可這種“堅持”卻在國陣丟失政權之後全不復見,實在是翻臉比翻書還快。

2018年509大選之後,奇蹟似的變天也讓民政黨離開了國陣,成為當時其中一個最猛烈的國陣抨擊者。可奇怪的是,雙方明明“共結連理”了將近50個春秋,在這麼長的時間裡不單止從沒看過對盟黨老大的批評,甚至還時時化身成老大的辯護和捍衛者,怎麼在沒了政權之後,就能幡然醒悟,真是不得不讓人感歎於權力的巨大影響力啊!

4年3首相出席團拜創舉

退出了國陣的民政黨,在單打獨鬥不足一年後(所以豬年團拜並無獲得時任首相參與),就明顯知道自己根本沒能力獨立生存,因此又開始其努力向執政黨鑽營靠攏的攻勢,成為了當時希盟政府的捍衛者,不單止公開支持馬哈迪執政,還極力拉攏與自身政黨當權派不咬弦的阿茲敏等人,借力重得執政黨的身份。

可這份努力最終無法實現,因為在不久之後就發生了震驚全馬的“喜來登政變”,上任不足兩年的希盟政權轟然倒台,而本來是馬哈迪政權其中一位捍衛者的民政黨,自此也即刻全不知恥地再一次轉態,再次搖身一變成為新首相慕尤丁的支持者,因此也才有了如今加入國盟的“成就”,及難得的4年3首相出席團拜的創舉。

如此明目張膽、毫不掩飾自己對權力的渴望,老實說真是比那些個別跳槽的議員還要可悲得多啊。整個黨都變成了只是為利益和政權服務,數十萬黨員卻依舊唯唯諾諾的跟隨,如此情況之卑微和低劣,也實在是無更恰當言語可以形容了!

正如此文題目,民政黨努力把自己的頭削尖,以見縫插針讓自己重新回到政治主軸,但結果只會落得更難堪的下場,如今事過境遷還是與當年的看法一樣,如此作為的民政黨,根本就與大馬政治主流絕緣,不可能再出現東山再起的奇蹟。

最後,從另一個角度看,民政黨也實在“帶衰”,支持哪個首相,就出現哪個首相倒台的情況。看來慕尤丁很可能也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啊!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