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希盟勝選馬哈迪主義回歸?

早在希盟成立之前,筆者就在此專欄不止一次闡述過以土團黨的立黨姿態、黨綱和鬥爭方向,並不適合正式加入希盟一同對抗以巫統為首的國陣這一執政聯盟。

Advertisement

最適合的方式,其實更應該是伊斯蘭黨之於巫統及國陣,口徑一致互相合作,但始終保持距離,以此來最大限度保存本身既有的支持者,最大化收益。

土團黨不適合加入希盟的原因,其實跟伊黨要與國陣保持距離的原因一樣,都是因為自身的路線太過赤裸裸的極端及保守,進而會影響到另一方排斥此保守力量的支持者。

伊黨的保守元素,自然是宗教;而土團黨的保守元素,就是種族了。

土團黨作為巫統的直面競爭對手,打出種族牌作為競爭手段是自然不過的事,否則又怎能跟巫統競爭代表深紅的馬來民族主義力量的支持。

畢竟以開明進步的形象及路線來籠絡此一板塊的手法,已被另一主要巫基政黨公正黨證明功效不大。公正黨的地盤,始終都局限在城市或半城鄉地區而已。

既然有着路線及理念上的衝突,土團黨加入希盟,除了上述會造成部分原本追隨進步理念的支持者離散這一劣勢之外,也必然會打亂希盟平衡的權力分配,即3黨勢力大致相當的局面。

這是因為,既然抱持着馬來民族主義,自視為替代巫統這一傳統馬來保護神的政黨,土團黨肯定必須在加入希盟之後,執希盟牛耳,當領頭羊才行。否則4黨勢力平衡,又怎麼能夠取代唯我獨尊的巫統,成為馬來保守力量新的保護神呢?

所以,希盟如今的發展,包括土團黨名譽主席前首相馬哈迪成為希盟總裁,是名義上的最高決策人,而在最近的希盟領導干訓營中,馬哈迪更被除了公正黨之外的3個盟黨,推舉為一旦執政的過渡期首相。其實這些結果,在土團黨加入希盟時,就已經能夠預見了(絕非馬後炮,此專欄在一年多前就已寫出此結論)。

由被許多進步派人士視為洪水猛獸的馬哈迪領導希盟,肯定非常令人失望;許多人更直言,若希盟勝選後由馬哈迪出任首相,不就等於回到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巫統,鐵腕、高壓、低自由度的統治將再次回來,那換了執政黨又有什麼意義?

回不到呼風喚雨時代了

其實,抱持這種想法的人,實在是有點過於杞人憂天。別說老馬如今已經年過九十且多次進出醫院,絕無可能再如過去般凡事乾綱獨斷、一意孤行;更不用提如今希盟4黨之間的互相制衡力量,如首相就必須由4黨共同推選;(對比國陣,馬華能夠決定首相人選不是天方夜譚嗎?)單說如今的政壇早已不是老馬一人掌控,各個政府機構臂膀組織如法庭、總檢察署、國家銀行、總稽查司等等,都不再是由馬哈迪一手拉拔的門生故吏主掌這一決定性的一點,就已經限制了老馬回到呼風喚雨的時代了。

因為老馬而推倒整個改朝換代、政黨輪替的大業,除了因噎廢食之外,真是找不到更適合的形容詞了!

(劉漢良專欄“歲月劉聲”暫停。)

 

文/洪偉翔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