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翱翔天際】希盟不改變就等死

砂拉越州選成績結果不出所料,以砂拉越政黨聯盟(GPS)狂勝作為結局。

希盟繼馬六甲州之後再次面臨重挫,最強的行動黨也僅僅勝出2席,至於誠信黨及公正黨則全面滅頂,更在許多席位丟失按櫃金,成績相比於其他在野黨更是相形見絀,顯見希盟在砂拉越已經完全被選民唾棄。

Advertisement

要知道上一次希盟成員黨遭逢類似成績,還要回溯到20多年前的1996年及2001年的州選。當時行動黨分別取下2席及1席的成績,不過當時行動黨是取得零的突破,1996年首次奪下州議席,可說是個令人歡欣鼓舞的成績,但努力了20多年後的今天,卻是回到原點的慘敗,實在是令人不勝唏噓。

為此,這一次災難性失敗帶來最重要的啟示,不管是行動黨、公正黨還是本在砂州就沒有一席之地的誠信黨,都已完全被選民們所唾棄,所面臨與沙巴州一模一樣的情況,就是本土更為強勢、更讓人期待的在野黨出現,令到希盟完全丟失讓選民支持的理由,未來在東馬政治可說已是無足輕重了。

且更讓人為希盟感到悲哀的是,要扭轉這一困局窘境的主動權,希盟卻是如老鼠拉龜般完全掌握不到任何主動權,因為只要本土反對黨如砂全民團結黨(PSB)或民興黨沒有泡沫化、自行瓦解或回到執政黨懷抱,那在東馬就絕沒有再投希盟的理由,更好的替代選擇已經出現,且面對的是如此強大的執政黨,政治現實容不下過多的選擇,因此棄保效應必然出現,較為弱勢的希盟必定被唾棄。

這就是東馬的情況。那為何會出現此種對於希盟而言羞辱性的現實,即選民已將希盟當作而非主流在野黨,其他新興政黨比希盟更值得支持的想法呢?一直以來都執在野黨牛耳、是此前不滿政府選民首選的希盟,怎會淪落到此地步,就連剛剛成立的新興政黨都比他更為獲得選民們的歡迎?

無能者為失敗找藉口

追根究底,問題還是出現在希盟自己身上,喜來登政變之後屢屢讓人民感到失望,一再出現變相幫助政府的作為,甘當墊腳石讓敵人獲利穩固政權,近來更是明目張膽地與執政方簽署諒解備忘錄,形同將自己身為在野黨的底線給拋棄,與被稱為失敗政府的執政方同質化,如此又如何能讓盼望希盟監督政府,為國家作出改變者,甘心投出手中的選票呢?

丟失政權後連續兩年在預算案中站不起來,連最基本的抵抗姿態都不願意擺出就是最好的例子。

這對號稱是史上最強在野黨,議員人數冠絕此前任何一屆國會的希盟而言,更是極具諷刺之能事的情況。什麼站起來也於事無補因為人數不夠的藉口更是令人反感氣憤,若這種說法真說得通,那為何此前更弱時又能極力反對?難不成都是在演戲?且如此因為反對不了就不反對的反對黨,想要反對的選民還支持來幹嘛?

可悲的是,希盟卻完全不覺得有任何問題,就只會為自己的失敗找藉口,連最基本的承認自身缺陷的態度都不願擺出。正如甲州選慘敗後貽笑大方將失敗歸咎於標誌及選票無彩色一樣荒謬,此次就切實地被GPS及PSB的新標誌狠狠打臉。別人標誌更新,結果卻取得遠勝希盟的成績,但這很可能依舊喚不醒這些已患上否認症候群的政客,最可能結果不過又是將藉口推陳出新繼續無視問題而已。

所以說,不知曉做出改變的希盟,死局已經是非常明顯。在東馬已經完全丟失了陣地,在西馬也極可能複製同樣的結果,要知道西馬的選民如今已經並非只有希盟一個選擇,不像過往不管希盟多爛都得含淚投票,否則就相當於將票投給國陣巫統的情況,新興政黨如民興黨及賽沙迪的統民黨的湧現,早就讓希盟獨占鰲頭的時代遠去了。

民心如流水,來得快去得也快啊,希盟可真是別再抱著過往輝煌意淫了,面對現實吧!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