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翱翔天際】似曾相識的柔佛州選

謠傳多時的柔佛州選終於在上週六成為事實,蘇丹在巫統會議後簽署同意解散議會的文件而一錘定音。在馬六甲州選後,在柔州執政的巫統一方急欲舉行州選,其實早已是人盡皆知之事,有所懸念者不過是何時會付諸行動而已,箇中原因不外乎是以下三點。

第一,想要讓州選成為國會解散的觸媒劑,將此前馬六甲州選完成不了的目標實現,以借此達到巫統在喜來登政變後就夢寐以求的盡快大選目標,切實地通過選票來重回執政寶座,無需再與處處與己為敵的慕尤丁等人合作,扭轉509大選丟失的乾坤。

Advertisement

第二,不想再當跛腳鴨,需要仰人鼻息的執政窘境。柔州政府如今其實並沒掌握確實多數,去年11月尾竟出現希盟放水才能讓預算案過關就是實例,即便怯弱的希盟其實並無推翻政府之心,但如此明顯的的制肘情況,肯定不會讓唯我獨尊慣了的巫統感到心安。

第三,柔州向為巫統堡壘,更是其誕生發源地,此前敗選屬極度意外之事。如今巫統處於上升態勢,勝算可說極高,甚至比甲州情況更為有利。因此在近乎屬於必勝下,想要舉行選舉不是順理成章之事?更何況可借此打擊土團、希盟等競爭對手,何樂而不為?

為此早在去年12月初,就一早已斷言今年初砂拉越屆滿解散州選後不久,柔州肯定將會迎來一場選舉。如今稍微出現推遲了約三個星期的時間,主要原因不過是原定時間碰巧遇上了蹂躪全馬的大水災,因此才不得不延遲而已,巫統的基本方針並無出現任何轉變。

此次州選塵埃落定必將舉行,日期應當在3月初左右舉行,可雖然距離真正的投票日尚遠,但如今令人看來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各政黨之間的博弈可說是跟此前不久的甲州選一模一樣,沒有太大的變化和差別,這對過往慘敗的一方實在是極度令人感到失望。

依舊強勢的一方沒什麼好多說。處於劣勢站在逆風點上的在野一方,需加倍努力才有機會扭轉,可明明幾個月前在甲州及砂州選舉所面對的問題,卻完全沒有看到任何反省轉變,許多希盟政治人物甚至連有錯需要改進也不願承認,只會賴天賴地,著實令人無言。

用何種標誌來出征面對選舉,三黨之間的議席分配談判,這兩個最直白也急需解決的事情,卻一點寸進都沒有,希盟各方知道州選必將來臨了,才開腔將會討論解決這些問題,那此前幾個月都幹什麼去了?難不成此前兩次的慘敗,完全沒有起到任何教訓的功用。

黨內改革才重要

稍稍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兩次慘敗之後,希盟終於在議會確定解散了之後,表達將會極力與以前部長賽沙迪為首的MUDA黨合作的意願。這決定的正面意義是希盟終於明白自身力量不足,需要外力援手;但負面意義卻是希盟根本不願從內部做出改革,反而期盼外援來拉抬下滑的支持力度,不是本末倒置嗎?

簡單而言,賽沙迪對於希盟而言,就是一個止損的工具而已。若成功當然是件對希盟的天大好事,即便失敗,希盟也不過是重蹈過往覆轍再次失敗而已,且此次能夠拉上形象清新、正處於上升勢頭的MUDA墊背,怎麼樣都是有賺不賠極為划算的盤算啊!

不過希盟嘴上說要包容MUDA,實是知易行難之事。希盟各方若繼續不願正視事實做出改變,必不會將既得利益拱手相讓,也因此絕不會讓出過多議席於該黨競選,只會將其當作小弟附庸來看待,如此情況對志於成為全國主要政治力量的賽沙迪而言能夠接受嗎?

別忘了甲州選尚未開始之時,希盟也是擺出一副寬容大度的形態,到處舉起所謂的“大帳篷”策略,豪言會包容所有在野黨組成統一戰線。說得好聽但實際做了什麼,大家心裡有數在此就不多加贅言,其中的癥結就是希盟不願正視自身問題,更不願渡讓手握的利益啊!

所以說,此次州選佈局雖尚未開始,但不是也跟過往州選太過似曾相識嗎?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