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馬華“緩衝”退出國陣?

如果不得不以較粗俗或不文雅的語句,來形容甫落幕的馬華全國代表大會對馬華“去留國陣”所作出的決定,猶如新任馬華總會長魏家祥在赴會的1637名中央代表面前“脫褲放屁”,這個比喻看來還是相當貼切的。

Advertisement

也就是說,馬華大會這回表決授權馬華中委會推動解散國陣,組織新聯盟,對堅決主張馬華退出國陣的馬華基層來說,此舉儼如“脫褲放屁”般多此一舉。

從某個角度來看,不論馬華最終是否退出國陣,魏家祥在現階段有意設立一個“緩衝”期。

魏家祥儼如“脫褲放屁”

在本屆“509”大選徹底崩盤後,第一次淪為反對黨的馬華前天舉行第65屆全國代表大會,而身為倖存的亞依淡(柔佛)馬華國會議員魏家祥從因馬華慘遭民主行動黨“剿滅”而引咎下台的廖中萊手中,正式接棒掌舵這個所謂我國最大華基政黨。

魏家祥坐上馬華第一把交椅後即時所面對的首個挑戰,顯然是馬華在國陣的去留問題,而他與顏炳壽競逐馬華總會長期間,乃至如願成為馬華第11任馬華總會長以來,一直堅稱馬華在國陣的去留應交由馬華中央代表定奪。

或是因為這樣,馬華是否退出國陣就成了這回馬華大會的焦點,備受朝野關注。

有跡象顯示,馬華於本屆“509”大選蒙受自創黨69年以來最為慘不忍睹的重創,尤其是極度不甘和不滿一黨獨大的巫統這麼多年在國陣內對馬華進行“政治霸凌”,馬華基層普遍希望看到馬華儘速退出國陣,以成為獨立自主的政黨,或也可視為華社對馬華的期待,就是所謂的輿論與民意。(這之前,另一個華基成員黨民政黨早已聲稱俯順基層的要求,而毅然地與國陣“割蓆”。)

但如今看來事與願違,馬華大會提呈的相關去留國陣的提案與基層的意願顯然有一定程度的落差,僅有“解散國陣”而非“退出國陣”的字眼,據知因而引起部份中央代表的爭議,甚至在表決憤然離席以示抗議。

無論如何,魏家祥在大會結束後指出,所有議決案包括排在首位的“授權馬華中委會推動解散國陣,組織新聯盟”,經過中央代表閉門充份發表意見和辯論,皆獲通過。

“馬華推動解散國陣”頓使馬華內外深感迷惑,首先國陣是否擁有所謂“解散”的機制或程序;若無,馬華何需推動“解散”國陣,不如直接退出國陣,而若有,“解散”國陣也不在馬華的掌控之中(廖中萊一度揚言若巫統與伊斯蘭黨結盟,馬華將解散國陣或把巫統逐出國陣,早已淪為政壇笑話),仍需尋求其他成員黨包括巫統、國大黨、人民進步黨和沙巴人民團結黨的同意,但最終還是由巫統“說了算”。

尤有進者,馬華有關“推動解散國陣和組織新聯盟”的議案,不知會否被質疑與一度盛傳巫統尋求與其他反對黨尤其是伊斯蘭黨另組新政治聯盟類似,或也會被聯想巫統全國主席阿末扎希所曾宣稱要重塑國陣的形象包括另命名雷同;若是如此,豈非國陣解散後“借屍還魂”,但願切勿“不幸而言中”。

話又說回來,國陣雖已名存實亡,瀕臨解體,但馬華之所以選擇“推動解散國陣”,而非決定直接“退出國陣”,原因看來在於身為聯盟乃至國陣創立者之一,且曾與巫統和國大黨共同爭取國家獨立,馬華沒有理由主動退出國陣,除非這個一度統治我國長達61年的老牌政治聯盟逼於形勢而走入歷史。

國陣或可能“借屍還魂”

魏家祥在這方面作出闡述,他表示,為了重新出發,必須在充份諒解和達成共識的情況下解散國陣,以便擁有自由的空間各自進行革新和重建,並於適當時機,在理念與原則相符的情況下,重新組織政治聯盟;他說,國陣是由馬華、巫統及國大黨成立,因此不應存在退出國陣課題,反而是應該解散國陣,再尋求合作政黨,組織新的政黨聯盟。

馬華絕大多數基層若真的抱持強烈的“退出國陣”意願,即形成黨內主流“黨意”,那麼相關提案所提供的“不選擇去,也不選擇留,而是選擇解散國陣”選項,一方面可能在黨內引起反彈,另一方面則招來政敵的揶揄甚至抨擊,況且魏家祥曾“義正辭嚴”地強調,本屆“509”大選掀起的政治風暴,讓馬華把所有原罪和歷史包袱都放下了,馬華從此不需再束縛於國陣精神,更不會續幫巫統的所作所為“買單”。

說真的,以魏家祥為首的新屆馬華領導層若連被作為馬華改革大前提的“退出國陣”,竟仍猶疑不決,其結果恐將讓廣大馬華黨員乃至華社對馬華所一再矢言立志改革,走出困局,擺脫危機,以挽回人民支持之努力,頓告失去信心。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