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火箭勿變濕水炮竹

倘若有更多的“黃瑞林”領導民主行動黨,這個最大的華基政黨或許在這回鬧得沸沸揚揚的“爪夷書法風波”中,不致於陷入慘遭華社大批判的窘境。

Advertisement

根據報章的報導,來自人民公正的雪蘭莪州務大臣阿米魯丁原本要在這次的雪州立法議會會期,提呈有關改教修正案,即允許父親或母親單方面為未成年的孩子改信伊斯蘭,結果被議長黃瑞林力擋而未能得逞。

黃瑞林阻呈改教修正案

據了解,也是行動黨適耕莊州議員的黃瑞林是基於維護聯邦憲法的精神及捍衛非穆斯林的權益,而不願配合簽署,致使有關動議沒被納入州議會的議程。

這是否意味,包括身為行動黨秘書長的財政部長林冠英在內的6位行動黨內閣成員,理應具有像黃瑞林不怕“丟官”的無畏精神,在希盟政權內閣裡據理力爭,絕不會讓從明年起在國民型學校的華小和淡小四年級國文課納入“爪夷書法藝術(Seni Khat)” 單元的“最終”決定輕易過關。

極為反諷的是,那些被指在“爪夷書法風波”中喪失原則與立場的行動黨領導人尤其是在朝的權貴竟大言不慚地疾呼力挺一度傳將“被撤職”的黃瑞林。

其實問題並不在於保不保黃瑞林,而是行動黨領導層須吸取“爪夷書法風波”的經驗教訓,確保雪蘭莪希盟政府不會向州議會再度提呈有關違憲和不尊重聯邦法院判決的改教修正案,更遑論放行它通過。

林冠英及其身為行動黨實權領袖的老父林吉祥,乃至該黨領導層想必心裡有數,希盟政權內閣對“爪夷書法風波”所作出的“不擱置更拒撤回”的決定,顯然並未俯應華社的主流民意,也有違絕大多數行動黨黨員及支持者的意願,所以大家當然不會聽從林冠英“大家繼續往前進”。

他們想必也不會認同林吉祥所說“一個學習爪夷文的人,並不意味背叛了華人的種族、語言和文化,或許還讓他變得更像馬來西亞人。”。

林冠英坦承這個“最終”決定無法滿足所有人,包括來自非馬來人社會人士,他們要求擱置有關Seni Khat單元,直至與所有華小和淡小的代表組織完成協商為止,但對林氏父子來說,或許此乃並非最好,但比現狀好。

(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變化及環境部長楊美盈日前指出,內閣對萊納稀土廠的去留已有定案。她表示,內閣這次達成的決定不是最好的,但是肯定比現狀更好。)

難道此乃林吉祥所指“作為聯合政府的一份子,行動黨不再只顧及本黨的利益,而必須考慮到四黨成功組成希盟政權的利益,所以行動黨須使用希盟的內部管道來解決分歧”所取得的結果。

很遺憾的是,林冠英看來並未從這事件中得到任何的啟示,反而持續聲稱一些媒體在呈現相關新聞時給人錯覺,而有關不實的報道無疑只會增加非馬來社會對教育部的信任赤字和猜忌,尤其非馬來社會經歷了前朝政府61年來的背叛和不公平對待。

事件的關鍵在於正如聯署反對這項教育措施的一批行動黨州議員及社青團領袖所表明“一旦在華小與淡小落實爪夷文學習內容,將會是一種‘溫水煮青蛙’的議程,讓有心人士在未來更有藉口全面強制性在各層面推廣爪夷文;由此可見爪夷文的體制化,將會撕裂馬來西亞的多元社會” 。

應續維護建黨核心價值

他們在聯署聲明中認為,若在國語文課植入爪夷文學習內容,華小與淡小學生的“三語三文”政策,將變相成為“三語四文”,國民型學校本質將會受到衝擊。

尤有進者,他們強調,行動黨建黨核心價值是追求一個各族平等的社會,並以捍衛多元世俗為己任,過去半個世紀,行動黨都是對抗國陣政府‘一個民族、一個語言、一個文化’同化政策的先鋒;如今行動黨已經執政中央,更應該把核心價值落實在政策裡,而不是反其道而行,重蹈馬華覆轍。

這可視為反映行動黨基層的真正感受和心聲,但願林氏父子及行動黨領導層能聲聲入耳,而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行動黨這回面對從“爪夷書法風波”迅速演變為一場政治風暴的衝擊,一定程度歸因於其領導層對事件的發生後知後覺,且誤判形勢所致,因而付出“遍體鱗傷,元氣大傷”的慘重政治代價,真的是咎由自取。

說真的,曾於本屆“509”大選投選希盟的逾90%華裔選民,乃至華社不願看到擁有42個國州議席,在希盟位居第二大黨,自詡“當家又當權”的行動黨不幸淪為猶如“強大的火箭變成濕水炮竹,不再一飛沖天”。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