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東馬“916”待首相報喜

大馬今天慶生57歲,國人首次在疫情中迎來非一般的“馬來西亞日”,而對沙巴州民來說,今年的“916”更是多麼地不一樣。

際此不幸出現新冠肺炎新的感染群,確診病例遽增,沙巴抗疫形勢嚴峻,這個一度因前沙巴首席部長慕沙阿曼企圖搞政變奪權而險告再變天的“風下之鄉”,即將於本月26日閃電舉行第16屆州選舉。

Advertisement

爭回更多自主與自治權

可預料到的是,隨着另一個“916”的到來,意味東馬人民近幾年來力爭更多自主與自治權的強烈訴求愈加顯現,此時此刻理所當然地成了朝野政黨在沙巴閃電州選所主打的重要競選議題。

這也是國盟自“喜來登政變”上台以來第一次迎來“916”,首相慕尤丁將飛赴砂拉越的詩巫出席在防疫“新常態”下舉行的“馬來西亞日”全國慶典。

“馬來西亞日”全國慶典一連兩年在砂拉越舉行,凸顯目前執政這個曾被視為國陣前朝“政治定存州”的砂拉越政黨聯盟(砂盟)政權,已轉化為支撐至今僅以“簡單多數議席”入主布城的國盟政權持續統治我國的“造王者”。

(據知,也是土著團結黨總裁兼國盟主席的慕尤丁及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已向砂盟保證,兩黨將不會參加來屆砂拉越州選舉。)

為全國所矚目的是,慕尤丁這回到訪砂拉越,不知會否向東馬尤其是傳聞可能於近期舉行來屆州選舉的砂拉越人民捎來“利好”的佳音,對布城政權歸還更多自主與自治權作出更明確的承諾,包括制訂再度修憲的時間表,以儘早踐諾恢復砂沙在《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享有的地位權利。

慕尤丁上月底自任相以來首訪沙巴期間並未作出相關的承諾,而他在飛抵亞庇的那一刻,卻意有所指地向迎來沙巴閃電州選的沙巴人民傳達明確的政治訊息,即若不與中央政府合作,沙巴難以獨自發展成為全馬最繁榮州屬;他希望沙巴州政府和中央政府能夠同屬一個團隊,俾讓沙巴享有持續性的發展。

對東馬人民來說,今年的“916”最大遺憾依然是“復邦夢”仍難圓,至今仍未能與西馬平起平坐;他們的認知是砂沙於1963年9月16日與1957年8月31日獨立的馬來亞,以及已獲自治的新加坡(1965年8月9日被逐出大馬後成為共和國)共組馬來西亞,也就是說砂沙並非以州屬的名義“加入”大馬,而應享有“邦”的法理地位。

砂沙至今仍難圓復邦夢

希盟執政時,曾於去年4月復會的本屆第二季第一次國會下議院提呈旨在恢復砂沙在大馬於1963年9月16日成立時所享有的地位與權利的《2019年聯邦憲法(修正)法案》,在反對黨棄權下,未能達到三分之二多數票的修憲門檻而闖關失敗。

眾所週知,砂拉越和沙巴自“加入”大馬後,中央政權長期以來尤其是在敦馬哈迪首次任相長達22年期間,被指變相地“殖民化”這兩個東馬州屬,“掠奪”它們豐富的天然資源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氣,以及伸手取走各種可觀的稅收,但砂沙一直未獲公平照顧,致使社會與經濟發展曾被形容落後於西馬近半個世紀,被排除在國家發展主流之外,而大多數州民的生活水平跡近“一窮二白”。

從國陣和希盟前朝乃至國盟政權,皆基於中央政權的存亡維繫於它們對東馬的有效掌控,不得不出自政治的考量而調整它們對砂沙的執政思維,這方面包括逐步放權,撥出更多發展撥款,改善民生,但對於檢討和落實《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包括砂拉越的《18點條約》及沙巴的《20點條約》,至今仍未見有任何突破性進展。

受質疑的是,已與砂拉越州政權“結盟”的國盟中央政權若這回未能如願奪取沙巴州政權,它會否公平對待這兩個東馬州屬,以及歸還更多自主與自治權,持雙重標準?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