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曹觀友真能接班嗎?

假設在2008年第12屆全國大選,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不曾以“超級天兵”的姿態,從馬六甲北上轉戰檳州的話,那麼當檳州於“308”政治大海嘯後再度“變天”,身為檳州行動黨主席的曹觀友預料有望成為第四任檳州首席部長。

Advertisement

如今回想起來,曹觀友不知會否慨嘆在其政治生涯,他曾儼如錯失“黃金十年”。

當民政黨於那屆全國大選在檳州慘遭“滅門”,斷送曾由它主導長達39年的檳州政權,而在檳州全勝國、州議席,成為檳州立法議會最大黨的行動黨順理成章地主導新屆檳州政府,全國唯一的“華裔首席部長”也必然由行動黨領袖出任。

儼如錯失“黃金十年”

在行動黨由林冠英及該黨實權領袖林吉祥“共治”下,父子倆顯然掌控了全黨高層人事安排的話語權,再加上身為黨第一號人物的秘書長,檳首長人選當時理應非林冠英莫屬,更何況檳州在那屆大選再度出現政黨輪替,似是行動黨所“始料不及”,有跡象顯示曹觀友及檳州行動黨領導班子看來並未作好執政檳州的準備。

林冠英入主光大第28樓至今所展現的“雄心壯志”,頓使朝野乃至檳民深信若沒有發生預想不到的“狀況”,他將會掌權相當長一段時期,他曾在一次接受專訪時毫不諱言要比在位18年的第三任檳首長丹斯里許子根還要在位更久。

再者,經過多年的經營,在進入第二個檳首長任期後,林冠英已穩控檳州行動黨乃至中央領導層,而在檳州希盟政權內更不斷加強與鞏固其強勢和權威,處於不受挑戰的地位。

在這種情況下,所謂“林冠英接班人”的問題在行動黨內一度不存在,直至林冠英被政敵揭發涉嫌低價購買洋房而不幸惹上貪污官司。

自此之後,林冠英曾一再公開表明,一旦他遭遇“不測”,曹觀友將理所當然地成為他的“接班人”,但最終還胥視黨是否同意。

記得當時曾在《歲月劉聲》專欄中撰文提醒曹觀友,勿對本身有機會“更上一層樓”而高興得太早,因為他能否如願地順利“接班”顯然存在“不確定的因素”。

仍存在“不確定的因素”

其實,曹觀友顯然在“特定”的情況下才有望接班,其一,林冠英所面對的貪污案一旦在本屆大選來臨前審結,而致使他不幸喪失參政(國、州議員資格取消)的權利,被迫下台,那麼曹觀友就可繼任檳首長;其二,若林冠英繼續參加本屆大選,並成功連選連任,晉入第三個檳首長任期後,其官司遭遇失利,曹觀友也有機會接班。

這意味,只要林冠英的政治生命於可預見的未來不會終結,曹觀友的“接班”地位依然不穩。

正是因為如此,即使曹觀友這回兼攻國、州議席被視為傳達某種政治訊息,有助於加強他的“接班”地位,但他還是理應“不要高興得太早”。

隨着林吉祥被盛傳有意再度移師檳州,角逐他曾於1986、1990及1995年大選中選的丹絨國會議席被證實是另類“假新聞”,而“超級低調”的檳州行動黨秘書林慧英(林冠英胞妹)被指“更樂於擔任競選主任”的幕後角色,不願走到前台(不知是否有意沖淡所謂“林氏王朝”的濃彩),據知在這種“臨時變卦”下,才決定曹觀友除了再度重返巴當哥打州選區守土,也兼攻他曾於1999、2004及2008年大選勝出的丹絨國會議席。

在這方面,林冠英解釋,曹觀友兼打國、州議席,是關係到未來檳首長的佈局鋪路,他表示,曹觀友是他的接班人,未來檳首長需要與中央政府保持聯繫,才能確保州事務的進行。

儘管如此,曹觀友能否接班,仍胥視未來政治局勢的發展尤其是希盟能否入主布城,但關鍵還在於林冠英的貪污官司最終判決是否對其政治生涯帶來嚴重衝擊。

倘若林冠英在這回嚴峻考驗(他一再聲稱遭布城當權者“政治逼害”)過關得以延續其政治生命,而他這麼多年來已在檳州行動黨“收編”各派系包括曹觀友的班底,再加上按計劃在本屆大選安排“自己人”上陣,那麼他做滿其第三個檳首長任期,可說是毫無懸念。

下屆大選或須“讓賢”

再者,隨着行動黨中央“再重選”後,林冠英“意外”地不再受囿於“連任兩屆黨秘書長任期”的黨章規定,而所謂被通過卻未追算生效的“檳首長只能擔任兩屆”決議,林冠英可說是在沒有“設障”下維持他既有的黨政權位。

若是如此,到了下屆大選,檳州行動黨乃至檳州希盟政府的接班梯隊已成形,屆時曹觀友恐因年齡問題而極可能自動或被迫“讓賢”,也意味坦承正在“向林冠英偷師”的他接班夢碎。

換句話說,除非林冠英於本屆大選後基於客觀因素而提前下台,否則曹觀友極可能再與他的另一個“黃金五年”擦肩而過。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曹觀友真能接班嗎?

假設在2008年第12屆全國大選,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不曾以“超級天兵”的姿態,從馬六甲北上轉戰檳州的話,那麼當檳州於“308”政治大海嘯後再度“變天”,身為檳州行動黨主席的曹觀友預料有望成為第四任檳州首席部長。

Advertisement

如今回想起來,曹觀友不知會否慨嘆在其政治生涯,他曾儼如錯失“黃金十年”。

當民政黨於那屆全國大選在檳州慘遭“滅門”,斷送曾由它主導長達39年的檳州政權,而在檳州全勝國、州議席,成為檳州立法議會最大黨的行動黨順理成章地主導新屆檳州政府,全國唯一的“華裔首席部長”也必然由行動黨領袖出任。

儼如錯失“黃金十年”

在行動黨由林冠英及該黨實權領袖林吉祥“共治”下,父子倆顯然掌控了全黨高層人事安排的話語權,再加上身為黨第一號人物的秘書長,檳首長人選當時理應非林冠英莫屬,更何況檳州在那屆大選再度出現政黨輪替,似是行動黨所“始料不及”,有跡象顯示曹觀友及檳州行動黨領導班子看來並未作好執政檳州的準備。

林冠英入主光大第28樓至今所展現的“雄心壯志”,頓使朝野乃至檳民深信若沒有發生預想不到的“狀況”,他將會掌權相當長一段時期,他曾在一次接受專訪時毫不諱言要比在位18年的第三任檳首長丹斯里許子根還要在位更久。

再者,經過多年的經營,在進入第二個檳首長任期後,林冠英已穩控檳州行動黨乃至中央領導層,而在檳州希盟政權內更不斷加強與鞏固其強勢和權威,處於不受挑戰的地位。

在這種情況下,所謂“林冠英接班人”的問題在行動黨內一度不存在,直至林冠英被政敵揭發涉嫌低價購買洋房而不幸惹上貪污官司。

自此之後,林冠英曾一再公開表明,一旦他遭遇“不測”,曹觀友將理所當然地成為他的“接班人”,但最終還胥視黨是否同意。

記得當時曾在《歲月劉聲》專欄中撰文提醒曹觀友,勿對本身有機會“更上一層樓”而高興得太早,因為他能否如願地順利“接班”顯然存在“不確定的因素”。

仍存在“不確定的因素”

其實,曹觀友顯然在“特定”的情況下才有望接班,其一,林冠英所面對的貪污案一旦在本屆大選來臨前審結,而致使他不幸喪失參政(國、州議員資格取消)的權利,被迫下台,那麼曹觀友就可繼任檳首長;其二,若林冠英繼續參加本屆大選,並成功連選連任,晉入第三個檳首長任期後,其官司遭遇失利,曹觀友也有機會接班。

這意味,只要林冠英的政治生命於可預見的未來不會終結,曹觀友的“接班”地位依然不穩。

正是因為如此,即使曹觀友這回兼攻國、州議席被視為傳達某種政治訊息,有助於加強他的“接班”地位,但他還是理應“不要高興得太早”。

隨着林吉祥被盛傳有意再度移師檳州,角逐他曾於1986、1990及1995年大選中選的丹絨國會議席被證實是另類“假新聞”,而“超級低調”的檳州行動黨秘書林慧英(林冠英胞妹)被指“更樂於擔任競選主任”的幕後角色,不願走到前台(不知是否有意沖淡所謂“林氏王朝”的濃彩),據知在這種“臨時變卦”下,才決定曹觀友除了再度重返巴當哥打州選區守土,也兼攻他曾於1999、2004及2008年大選勝出的丹絨國會議席。

在這方面,林冠英解釋,曹觀友兼打國、州議席,是關係到未來檳首長的佈局鋪路,他表示,曹觀友是他的接班人,未來檳首長需要與中央政府保持聯繫,才能確保州事務的進行。

儘管如此,曹觀友能否接班,仍胥視未來政治局勢的發展尤其是希盟能否入主布城,但關鍵還在於林冠英的貪污官司最終判決是否對其政治生涯帶來嚴重衝擊。

倘若林冠英在這回嚴峻考驗(他一再聲稱遭布城當權者“政治逼害”)過關得以延續其政治生命,而他這麼多年來已在檳州行動黨“收編”各派系包括曹觀友的班底,再加上按計劃在本屆大選安排“自己人”上陣,那麼他做滿其第三個檳首長任期,可說是毫無懸念。

下屆大選或須“讓賢”

再者,隨着行動黨中央“再重選”後,林冠英“意外”地不再受囿於“連任兩屆黨秘書長任期”的黨章規定,而所謂被通過卻未追算生效的“檳首長只能擔任兩屆”決議,林冠英可說是在沒有“設障”下維持他既有的黨政權位。

若是如此,到了下屆大選,檳州行動黨乃至檳州希盟政府的接班梯隊已成形,屆時曹觀友恐因年齡問題而極可能自動或被迫“讓賢”,也意味坦承正在“向林冠英偷師”的他接班夢碎。

換句話說,除非林冠英於本屆大選後基於客觀因素而提前下台,否則曹觀友極可能再與他的另一個“黃金五年”擦肩而過。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