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新加坡抗疫不變天

在第13屆新加坡大選上週五落幕後的翌日大清晨,這個大馬鄰邦的原任總理李顯龍若像往日般,在享用他平常所喜愛的早餐包括麥片、豆花和烤麵包的當兒,想必會欣慰和回味至今已統治這個島國長達61年的人民行動黨(PAP),再次打贏被他所形容的另一場“硬仗”。

對也是人民行動黨秘書長的李顯龍來說,儘管一度飽受“家庭糾紛”,尤其是他與胞妹李瑋玲和胞弟李顯揚公開決裂所困擾,他此時此刻依然可向在天有知的先父李光耀傳達人民行動黨“大捷”的喜訊,以告慰這位新加坡建國總理。(李顯龍本身在宏茂橋集選區輕易勝選。)

對PAP政權信任公投

在這場朝野會面,第一次於疫情中舉行,選情歷來最激烈的選戰中,雖受到10個大小反對黨尤其是工人黨和新加坡前進黨的強有力挑戰,李顯龍看來最後一次領軍的人民行動黨在93個國會議席中,共贏得83個國席,獲得61.24%的選票,比上屆大選少了近九個百分點,尤其是痛失盛港集選區予工人黨,作為最大反對黨的工人黨保住阿裕尼集選區國會議席,締造新猷。在現實意義上,這場大選的結果顯示,96%選民的大多數,為新加坡人民作出明確的抉擇,他們猶如“信任公投”般給予人民行動黨新的強有力委托,以延續其抗疫護生命,復甦經濟,穩就業,救民生的規劃與決策。

換句話說,絕大多數新加坡人民顯然顧慮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衝擊,而不敢貿貿然“換政府”,並出自穩定與安全的考量,寧願投選他們所熟悉,且具有“良好執政紀錄”的政府持續執政。

這也說明了李顯龍的人民行動黨政權為何選擇在疫情暫告改善,政府的系列紓困經濟配套帶來效應,經濟哀退仍未顯現,失業狂潮還未來襲,逐趁放寬“阻斷(病毒)措施”的時機“閃電大選”。

再者,這回“疫情大選”在新常態下所祭出的防疫和抗疫設限,尤其是禁制群眾大會,相當不利于反對黨展開競選和拜票活動,而掌控執政黨資源和國家機器的執政黨相對地佔盡優勢。

正是因為須遵守嚴謹的標準作業程序,投票進度被拖延,導致投票截止時間破例地從晚上8時延長至10時,結果引起一些反對黨的抗議,質疑此舉或會影響選舉結果的可信度。

人民行動黨政權尤其是即將接班的第四代領導團隊的抗疫表現,被選民看作是在這場大選對執政黨候選人的評鑑標準。

對人民行動黨來說,隨着人民行動黨這回成功捍衛政權,可視為人民行動黨的滿意度,以及第四代領導班底的支持度獲得選民的認同。

在這場被喻為“世代交替的里程碑”的選戰中,被人民行動黨“內定”為第四任總理的原任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空降”到選情險惡的東海岸集選區,意圖力爭“突出的成績”,以佐證他具備接班成為國家領導人的能力,結果慶幸驚險過關,但他領軍的競選團隊僅以53.41%的得票率險勝工人黨競選團隊,低于上屆大選的60.7%;因輸掉盛港集選區,人民行動黨領軍競選團隊的原任總理公署部長黃志明頓告落選,不幸淪為唯一敗北的內閣部長。

由前人民行動黨元老陳清木為首的新加坡前進黨,雖獲李顯龍的胞弟李顯揚力挺,但出師不利而全軍覆沒。

工人黨贏10席締新猷

人民行動黨這回表現并不如預期,看來也是預料中事,誠如李顯龍所預言,儘管國家面對危機,新加坡人民希望有一個強大的政府,但他們之中有許多人在疫情危機中受到非常痛苦的影響,包括失業、薪水大幅度減少或擔心能找到另一份工作。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人民行動黨逾半個世紀“一黨獨大”下,相信有越來越多的選民希望投選更多反對黨議員進入國會,冀能更有效監督及制衝人民行動黨政權,促使它趨向透明與問責地治國施政。

聲稱志在削減人民行動黨三分二議席優勢的反對黨陣營雖未能達到既訂的目標,但也可說已有了“好的開始”。從日漸獲得選民的支持,各反對黨若能摒棄政治歧見,組成政治聯盟,擴大政治版圖,則可望於來屆大選給予人民行動黨極大的挑戰,催生兩線制。

對人民行動黨來選,王瑞傑接班應不受選舉成績所影響,李顯龍在選後已公開承諾妥善地處理新加坡各種問題,帶領新加坡走出危機,決心把一個完好無損,運作良好的新加坡移交給第四代領導團隊。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