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政治青蛙助民政破蛋

上週五這一天,對劉華才和民攻黨來說,可說是迎來“可喜可賀”的好日子,但此乃全拜“政治青蛙”所賜。

民政黨霹靂總部當天上午傳出陣陣“蛙”聲,原來是在民政黨全國主席劉華才親臨見証下,自今年3月退出民主行動黨的霹靂文冬區州議員西華蘇巴馬廉率領一批支持者,集體跳槽至民政黨。

西華頓成民政唯一議員

隨著西華蘇巴馬廉的投效,在2018年“509”大選慘遭行動黨“剿滅”,而在它所競逐的州議席全軍覆沒的民政黨,如今終告慶幸“破蛋”,不榮而獲1名州議員。

西華蘇巴馬廉是於今年3月9日偕同行動黨端洛區州議員楊祖強以及國家誠信黨知知西廊區州議員哈斯努聯袂退黨,聲稱成為支持國盟的獨立州議員,結果間接導致霹靂希盟政權垮台。

國盟在霹靂上台後,留任霹靂州務大臣的阿末法依沙組成清一色“馬來州政府”,楊祖強和哈斯努雙雙無緣“復任”霹靂行政議員,而西華蘇巴馬廉也沒有撈獲一官半職,這不知會否是他決定過檔雖作反對黨,但已一再表明力挺慕尤丁政權的民政黨,而不是選擇“棲身”于國盟任何一個“成員黨”的原因。

或是因為這樣,際此國盟政權被指利誘反對黨國州議員跳槽,劉華才看來大可振振有詞地辯解西華蘇巴馬廉是待價而沽,而甘被民政黨挖角的“政治青蛙”,因為躋身在野的民政黨想必沒有機會“升官發財”。

民政黨顯然只能滿足西華蘇巴馬廉的“最低”要求,讓他於來屆全國大選在民政黨的旗幟下,重返其曾代表行動黨於2008、2013及2018年大選連續中選三屆的文冬州議席守土。

或許可以說既然叩不出國盟的大門,可收容印裔的“多元種族”民政黨不失為西華蘇巴馬廉的政治歸宿,而對劉華才來說,西華蘇巴馬廉或多或少可為民政黨早已褪掉的多元色彩“塗脂抹粉”。

再者,連續在大選中受重挫,尤其是痛失由它曾主導長達31年的檳州政權後,民政黨早已淪為“蚊子黨”,甚至或遲或早恐將走入歷史,如今竟“意外”地取得另類“政治上的突破”,劉華才不知會否把此“收穫”看作是“沖喜”民政黨。

無論如何,西華蘇巴馬廉及他聲稱將有更多“火箭人”跟隨跳槽至民政黨,被霹靂行動黨揶揄為民政黨替它“清理門戶”,且顯然未能嚴重衝擊行動黨,但那怕是從“後門”重返霹靂州議會,民政黨自此將在霹靂州議會有一“席”之地,有助它在政壇刷其“存在感”。

民政勿再自詡第三勢力

劉華才不知是否仍一廂情願地期待據知至今仍未正式加入土著團結黨的經濟部高級部長阿茲敏,以及其之前在人民公正黨內的派系人馬拉大隊到民政黨另起爐灶,助力民政黨“抄捷徑”壯大,甚至藉此籌夠被國盟收編的政治本錢。

但根據報導,一個親阿茲敏的非政府組織“國家社區推動組織”(Penggerak Komuniti Negara )近期大肆向希盟各成員黨在各州的基層,尤其是行動黨的華裔黨員招手,遊說他們無需退黨加入該組織以示支持國盟政權。

由此看來,阿茲敏陣營對劉華才的“單戀”和民政黨的“苦戀”,至今依然無動於衷。

尤有進者,民政黨於2018年“509”大選潰不成軍後與國陣割蓆,但劉華才日前竟宣稱委托彭亨民政黨派員為珍尼州議席補選的國陣(巫統)候選人站台,此舉形同自行戳破它自詡為政壇“第三勢力”的假面具。

民政黨堅稱將於閃電大選或來屆全國大選持續力挺慕尤丁和國盟,但國盟的回應卻儼如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

文/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