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扎希撼倒慕尤丁和安華 國陣強勢贏甲州選

在重返布城的權力核心3個多月後,國陣(巫統)再度在第15屆馬六甲州選舉一舉擊潰國盟和希盟,而強勢地獨自上台執政。

即使如此,全攻28個州議席的國陣這回共勝選21席(巫統18、馬華2及國大黨1),以三分之二多數的絕對優勢贏得這場被喻為甲州歷來最激烈,共有112名朝野政黨和獨立候選人競逐的選戰,仍可視為“意外之外”。

Advertisement

國盟希盟慘敗公正黨全輸

儘管馬六甲曾於2018年大選首次“變天”,希盟上台執政,但國陣這回打贏一場漂亮的翻身仗,重奪甲州政權、足以證明這個古城仍是國陣尤其是巫統的堡壘。

在這之前,隨著國陣、國盟與希盟展開全面決戰,一般臆測一旦馬來選票被瓜分,可能導致任何贏得本屆甲州選舉的政黨將僅以“簡單多數”執政、甚至不排除沒有一方勝選大多數議席而出現“懸峙”州議會。

在德國接受治療卻於競選活動晉入最後時刻“趕”回大馬的巫統兼國陣主席阿末扎希雖自信選民會傾向國陣,但他表示倘若甲州選舉的結果不利國陣,可能以開放的態度考慮與其他政黨協商聯合執政。

隨著在甲州議會佔據絕對優勢,達到所需的三分之二修憲門檻,國陣若在上台後“兌諾”修改甲州憲決以增委5名州議員,那麼它的執政地位將更為穩固。

再者,阿末扎希在選後建議即將由國陣所組成的新屆甲州政府,在第一次的州議會會議上提呈反跳槽法令,也建議所有中選的國陣候選人必須遵守上陣前所簽署的法定聲明,以確保本屆甲州政府做滿5年任期或至少4年,看來他不願意看到執政陣營州議員倒戈的事件重演,這意味甫誕生的本屆州議會將不會於可預見的未來再度提前解散,而與傳將於明年到來的全國大選同步改選。(馬六甲是自1964年大選以來,在西馬第一個未與全國大選同步舉行州選舉的州屬。)

國陣(以上屆所贏的13席暴增至本屆的21席)其實是巫統在甲州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一定程度顯示巫統仍獲得馬來社會的支持,讓它持續成為代表馬來人和穆斯林的主要政治力量,另一個致勝因素看來是甲州選民需要一個穩定的州政府,確保甲州政局的穩定。

對阿末扎希來說,國陣尤其是巫統這回獨自上陣也能成功重奪甲州政權,足以力證他堅持巫統與國盟尤其土著團結黨“割蓆”乃正確的決策,看來也預示巫統與伊斯蘭黨(在國盟旗幟下出征甲州選舉)所共組的“全民共識”已名存實亡,而巫統和國陣這回出征甲州選舉的模式預料將沿用到來屆全國大選。

被國盟和國陣夾攻的國陣尤其是巫統在不被看好下,依然以狂勝的姿態重奪甲州政權,相信有助於鞏固阿末扎希在巫統和國陣內的領導地位,也將激發巫統和國陣部署迎戰來屆全國大選的鬥志與信心。

馬華國大黨破蛋民政捧蛋

隨著在上屆甲州選舉“捧蛋”的馬華和國大黨這回分別勝選2席和1席,本屆甲州政府有望不再成為“單一種族”政府,但馬華若也是依靠馬來選票取得所謂的“突破”,則並非意味華裔選票回流國陣,也難以確定馬華已挽回華社的支持。

尤讓阿末扎希“自豪”的是,土團黨蒙受重挫及人民公正黨慘遭“滅門”,等同他在這場選戰中同時撼倒分別領軍國盟和希盟的慕尤丁及安華。

也是全攻28個州議席的國盟主打“阿爸(慕尤丁)牌”,以及內定上陣的首相署副部長瑪絲艾米雅蒂(已敗選)為首位女性甲州首席部長人選,卻掀不起提高國盟勝算的政治效應,僅由土團黨保住上屆所贏得的2席,而首次在國盟旗幟下競逐的伊斯蘭黨和民政黨相繼“捧蛋”,則毫無意外。

儘管出師不利,恐將在政壇被泡沫化,但身兼國盟主席的土團黨總裁慕尤丁宣稱,土團黨將不會解散,也不會重回巫統或加入巫統。

何只慕尤丁,其實身為國會反對黨領袖的公正黨主席安華當時想必會難以安眠,“志”在重奪甲州政權的希盟幾乎潰不成軍,僅靠在甲州扎根的民主行動黨贏得4席,以及國家誠信黨勝選1席,而吸收“政治清蛙”及流失馬來選票的公正黨儼如被連根拔起,戰績慘不忍睹。

希盟兵敗甲州,公正黨“葬身”古城,這不僅頓使安華的政治生涯再度受重創,更讓反對黨陣營尤其是希盟的政治命運於來屆全國大選凶多吉少。

(文/前編務顧問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