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慕尤丁怯戰518國會?

對國盟政權來說,今天復會的本屆國會下議院第三季第一次會議,即使反對黨的“不信任首相”動議未能提呈,但仍足以確定慕尤丁獲得過半國會議員的支持,那怕只是所謂的微弱大多數。

也就是說,當下議院自國盟政權上台2個多月後首次復會時,222名朝野國會議員(假設沒有任何人獲准請假)分別在各自陣營就坐的那一剎那,在朝國會議員至少有112位,或許會比預計的更多。

國會罕見僅復會1小時

由於國會這次復會會期從原本的20天,被國盟政權縮短至1天,後變本加厲地砍剩1小時,希盟遂咬定僅獲微弱大多數支持的慕尤丁缺乏自信和安全感,“害怕”面對前首相敦馬哈迪所提呈的“不信任動議”。

無論如何,大馬的國會在星期一這一天將締史,僅復會1小時,此乃我國獨立63年以來所罕見,委實極不尋常。

其實國會這次復會的時間點也極不尋常,一方面我國仍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且處於行動管制令乃至有條件管制令實施期,另一方面有跡象顯示朝野正醞釀另一輪惡鬥,尤其是敦馬的希盟正部署追擊被指任相缺乏正當性的慕尤丁。

希盟政權垮台之前,曾擇定下議院於3月9日復會至4月9日,為期20天,但隨着在“喜來登政變”上台的慕尤丁於3月1日宣誓成為第八任首相,或因他仍在籌組內閣,猶如處於“無政府狀態”,於是指示國會展延至5月18日才復會,但政治考量才是“關鍵”,因為當時不甘被逐出布城的敦馬揚言,他及希盟屆時將轉戰國會,向慕尤丁提呈不信任動議。

隨着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散,甚至引爆第二波疫情,政府繼而實施及一再延長行動管制令,國盟政權遂有機可趁地以“防控疫情”為由,規定國會僅復會1天,且優先處理政府事務包括法案和動議,不設國會議員口頭及書面質詢和辯論環節,頓時引起譁然,而反對黨直指此舉違反聯邦憲法與議會常規。

詎料國會復會在即,慕尤丁再基於疫情仍未全面緩和而指示下議院修改既定的議程,把會期“縮水”至僅1小時,甚至連優先處理的政府事務和所提呈的法案也一概撤掉,意味當天在國家元首蘇丹阿都拉陛下主持開幕和發表施政御詞後,下議院便宣告無限期休會至7月13日再復會。

由此觀之,若非聯邦憲法規定國會無限期休會後,下一次復會不能相隔超過6個月,慕尤丁不排除會考量無限期展延下議院的復會;由於上一次下議院是於去年12月5日無限期休會,所以最遲須於今年6月4日復會。

國盟政權只開“縮水版”國會之所以被質疑慕尤丁在於嚴防遭希盟“突然襲擊”不無理由,下議院議長莫哈末阿里夫之前被形容破天荒地接納敦馬所提呈的“不信任動議”,雖因這回下議院僅復會1天而只能推遲至“713”國會復會時才有望辯論,但慕尤丁顯然不敢掉以輕心,竭盡所能預先阻截敦馬及希盟對他反擊的任何可能性,這可從甫上任不到3個月的下議院秘書禮端,疑因秉公處理敦馬的“不信任首相”動議,結果激怒國盟政權而突遭調職,即可見諸一斑,也臆測莫哈末阿里夫遲早恐將難逃被撤換的厄運。

無論如何,巫統及其與伊斯蘭黨所組成的“全民共識”,乃至國陣已先後表明一旦慕尤丁面對“不信任動議”,他們將一致力挺他過關,可視為替他在這次國會築起一道“安全網”。

在某種意義上,慕尤丁這回“放棄”在國會驗證他掌握大多數國會議員的支持,使他未能向國人確定他任相的正當性,而國盟政權持續被標簽為“後門政府”。

疫情恐被利用鞏固政權

再者,由於未能召開完整的國會,朝野國會議員等於被剝奪他們監督和制衡政府施政的權利,尤其是辯論和審議國盟政權為應對疫情及公共衛生危機所實行的系列政策和措施,以及所一再推出的經濟刺激配套所涉及財政開支的透明度。

堪憂更須警惕的是,有跡象顯示統治集團有目的以抗疫為由,侵蝕民主與法治包括削弱國會的效能,以及箝制公民的基本權利,藉以鞏固政權。

 

文/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