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希盟入住“政治ICU”

繼兵敗馬六甲後短短一個月,希盟尤其是人民公正黨不幸又在第12屆砂拉越州選舉潰不成軍,戰績慘不忍睹,儼如進入“政治加護病房(ICU)”,身為國會反對黨領袖的公正黨主席安華想必會度過N個“失眠夜”,甚至恐會午夜夢迴這可能是希盟於來屆全國大選受到重挫的凶兆。

第一次以“犀鳥”黨徽出征的砂拉越政黨聯盟(砂盟)這回毫無懸念地贏得這場在防疫新常態下舉行的選戰,在它所全攻的82個州議席中勝選76席,而以掌握三分之二多數議席的絕對優勢,成功捍衛這個“犀鳥之鄉”政權。

Advertisement

砂盟狂勝守住“犀鳥之鄉”

相對地,由公正黨(28席)、民主行動黨(26席)和國家誠信黨(8席)以各自黨徽上陣的希盟,僅由行動黨贏得2席,而公正黨和誠信黨則全軍覆沒,其中大部份敗選候選人喪失競選按櫃金。

隨著希盟在砂州選舉再吃敗仗,而公正黨和誠信黨皆“捧蛋”,行動黨也淪為大輸家,不知希盟內部會否再度醞釀“倒安華”。

話又說回來,由於掌控強大執政資源,且因坐鎮布城的國陣和國盟“棄戰”而消除不必要的干擾,砂盟這回一舉擊垮希盟及其他本地反對黨尤其是砂拉越全民團結黨(砂團黨),誠屬預料中事;至於反對黨陣營未能在議席分配上達致協議,以致無法凝聚反對黨的力量一致對抗砂盟,結果避免不了在多角戰中分散選票,遂種下兵敗如山倒的禍根,並非意外。

希盟這回以“哀兵”的姿態上陣,祭出悲情牌,或因自知不再具有上台執政的企圖心而表明僅志在扮演“監督與制衡”的反對黨角色,但在選前行動黨和公正黨一度在所競逐的議席出現重疊而公開叫罵,鬧得很不愉快,更甚的是原欲力爭上陣更多選區的公正黨或因競選資源不足抑或勝算不高而在臨近提名日之際,卻自動棄戰其所分配到的部份議席,頓使希盟未戰就顯現敗象。

這場選戰對希盟來說,尤為“致命”的是至今行動黨和公正黨續被不少砂州選民視為來自西馬的外來政黨,仍加以排斥,況且砂盟喊出“砂拉越優先”的“自主牌”,以及其他本地反對黨主打“本地牌”,甚至有者公然鼓吹“砂獨”。

儘管行動黨可把其部份敗因歸咎于投票率偏低,機票昂貴逼使身在西馬的遊子“飛”不回砂州投票,以及過於嚴苛的防疫標準作業程序(SOP)極不利於反對黨展開競選活動等等,但其基本盤尤其是城市華人選票回流砂盟的人聯黨,這一定程度地反映更需要砂盟提供服務包括地方性發展和基建,而不再被反對黨畫餅充饑式的所謂政策和理念所吸引。

砂盟“獨大”恐缺監督制衡

已漏夜宣誓連任砂州首席部長的阿邦佐哈里首次領軍砂盟以壓倒性贏得砂州選舉,所展現的強勢絕不遜於上屆州選所曾掀起的“阿德南旋風”,也彰顯他所宣稱“砂拉越人認同砂拉越應由砂拉越人來領導更佳”。

再者,在砂州選舉投票日晉入倒計時之際,中央政權在國會下議院提呈修憲法案,以修正與1963年大馬建國契約(MA63)有關的聯邦憲法條文,並獲朝野國會議員一致支持通過,而這項旨在恢復沙砂的“邦”地位,並歸回更多的自主和自治權,進而讓東馬享有與西馬同等地位的“歷史性”決定不啻是在這場選戰的關鍵時刻為砂盟的選情“加持”。

尤有進者,MA63修憲法案“及時”通過一定程度有助於消除本地反對黨在這方面向砂盟所施加的壓力,尤其是激進的砂拉越肯雅蘭黨在競選期間鼓吹尋求“砂獨”,而人民志願黨則要通過公投決定砂拉越應否獨立。

競逐70席,被看好可“威脅”砂盟的砂團黨這回僅勝選區區4席,它聊可告慰的是已壓過希盟而成為砂州最大反對黨,而上陣73席的肯雅蘭黨及其他多個反對黨包括來自西馬的伊斯蘭黨皆輸清光。

由此觀之,“獨大”的砂盟政權即使可確保砂州的政治穩定,避免“政治青蛙”攪局,但它顯然缺乏反對黨的有效監督與制衡,這將無助於議會民主的健全發展。

(文/前編務顧問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