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希山慕丁“隱形”不了

曾被朝野臆測或許難償拜相夙願的安華,雖於最近一陣子自信可望順利接班,還高調地單方面為首相敦馬哈迪“制定”其退位時間表,但沒想到這位人民公正黨主席如今像是對本身能否終圓“首相夢”患得患失,甚至再引爆另一宗被指截阻他登上第一把交椅的所謂政治陰謀,從而向我國政壇擲出一記震撼彈。

隨着安華乃至希盟公開指控國陣前朝的國防部長希山慕丁涉及密謀推動成立一個把民主行動黨和國家誠信黨排除在外的政府,頓使這位自納吉政權於本屆“509”大選垮台後一直保持低調的巫統前副主席近日來“突然”成為我國政壇的焦點人物。

被指密謀組建新政府

事緣於本週二,也是森美蘭波德申國會議員的安華在復會第二天的下議會,參與辯論2020年財政預算案而被巫統國會議員“逼問”他能否拜相時意有所指地揭發目前是柔佛森布隆國會議員的希山慕丁偕同其他一些巫統國會議員刻在策劃一項行動,企圖破壞安華接任為下一屆首相。

在安華發表“耐人尋味”的言論後,希盟當晚第一時間由公正黨總秘書賽夫丁、土著團結黨總秘書瑪祖基、誠信黨總秘書安努亞達希,以及行動黨組織秘書陸兆福聯署發表聲明,一致警告希山慕丁及其伙伴應停止他們所策劃另組意圖分化希盟的新政府之行動;有關聯合聲明指出,希山慕丁在其文章及訪談中,釋放傾向於讓政治及治國理念回歸種族路線的訊息,這是過時的政治模式,也違反希盟所推崇的包容性政治。

希盟強調,國人於2018年“509”大選作出了重要的政治決定,不會讓任何企圖恢復舊體制的勢力,有機會使我國回歸盜賊統治。

在這之前,敦馬曾強調,希盟無意與反對黨共組以“馬來人和伊斯蘭為基礎原則”的新政府,他指出,大馬是多元種族的國家,獨立至今是由不同族群組成內閣,此乃不爭的事實,顯示所有種族分享權利。

敦馬當時是回應巫統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的建議而這麼表示,莫哈末哈山邀請敦馬為了馬來人和伊斯蘭而應與國陣、伊斯蘭黨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各政黨另組新政府。

針對希山慕丁這回被希盟點名指控策動另組新政府,敦馬卻淡然地回應“他們可以嘗試”,他也表示在過去與希山慕丁會面時,並未討論此事。

敦馬如此表態是否純屬向傳媒給予“應酬式”作答,難免提供某種聯想的空間。 

有跡象顯示希山慕丁似與敦馬維持某種若隱若現的“曖昧”關係,之前甚至一度盛傳他可能跳槽至土團黨,尤其是沙巴巫統於去年12月12日爆發大地震,大批國、州議員集體出走(如今大部份已加入土團黨),當時希山慕丁被影射涉及“策劃”這項“敦馬部署摧毀沙巴巫統,為土團黨東渡沙巴鋪路”的行動,他也被指安排某些反對黨領袖與敦馬會面密談,以示力挺敦馬任滿一屆首相,以致傳出巫統準備祭出黨紀對付他,但他表態絕不會背棄巫統。

在國陣前朝被視為納吉“接班人”之一的希山慕丁在其表兄被逐出布城後,因在巫統黨選中放棄尋求連任副主席,而被朝野“誤判”他意興闌珊而準備淡出政壇;如今看來並非是這麼一回事,這位已故第三任首相敦胡申翁的長子反而不動聲色地利用當前的政治形勢包括巫統的派系矛盾、公正黨的權利鬥爭,以及希盟出現不穩尤其是敦馬與安華在首相交棒一事上所展開的“暗戰”,伺機謀求延續本身的政治生命。

不論是莫哈末哈山還是希山慕丁“有所圖謀”,巫統領導層卻表示“毫不知情”而切割關係,直指此乃他倆的“個人行動”,原因可能在於“時機仍未成熟”,以及目前專注搞巫伊聯盟以部署於來屆全國大選重奪政權。

或視為向敦馬“施壓”

記得阿末扎希掌舵巫統初期也曾一廂情願地聲稱拉攏希盟一些成員黨以籌組聯合政府,結果以失敗告終,所以不論安華及希盟這回所作出的指控是否有 如希山慕丁所形容為“荒謬”,但不能排除國陣前朝某些殘餘勢力從未放棄伺機反撲希盟政權,以及企圖“走後門”(包括甘當政治青蛙)以重返國家的領導核心。

從某個角度來看,最新的演變反映出力挺或力阻安華拜相的不同陣營正加緊力爭朝野國會議員的支持,確保本身屬於“笑到最後”的一方。

在某種意義上,安華陣營此時此刻揭發希山慕丁所搞的所謂“政治陰謀”,不知是否可解讀為向至今在兌諾交棒一事上抱持反覆立場的敦馬傳達某種“只可意會無需言傳”的政治訊息,抑或變相施壓。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