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評論

【第一時間】巫統“水淹”慕尤丁

際此西馬多個州屬尤其是東海岸在風雨飄搖中,不幸再遭逢跨年水劫,彭亨的災情近日來尤為嚴重,而於本週二南下柔佛視察災情的首相慕尤丁看來沒想到他本身及他所掌舵的國盟政權也頓時成了政壇的“受災戶”,不知會否“滅頂”。

就在也是土著團結黨總裁兼國盟主席的慕尤丁蒞臨哥打丁宜以慰問災黎的當天,瞬間傳來巫統主席阿末扎希指示所有巫統國會議員須於今年2月前退出國盟政權,以及阿末扎希以國陣主席的身份“炒掉”國陣總秘書安努亞慕沙,預示2021年伊始的大馬政壇即將掀起另一場大風暴。

Advertisement

巫統與土團黨醞釀決裂

倘若阿末扎希這回“水淹”慕尤丁是來“真”的,其結果不僅暴露巫統與土團黨之間的矛盾已激化到兩黨或將公開決裂,而一旦巫統決定撤回對慕尤丁的支持,國盟政權恐將陷入隨時垮台的危機。

上台至今10個多月的慕尤丁甫於不久前因獲巫統國會議員的力挺,才慶幸保住其相位,阿末扎希如今在這個時間點“突襲”,委實讓朝野頗感“意外”。

(國盟政權所提呈被視為變相對慕尤丁投信任票或不信任票的2021年財政預算案於上月復會的本屆國會下議院第三季第三次會議,以111票對108票成功闖關。)

再者,阿末扎希之前在巫統與土團黨的“盟友”關係鬧僵的“關鍵時刻”,曾一再公開表明願意進行“政治停火”,並重申繼續支持慕尤丁和國盟政權,而他在土團黨的霹靂州務大臣阿末法依沙被霹靂巫統“逼宮”下台後,一度就這場所謂“霹靂政變”向土團黨和伊斯蘭黨公開道歉;詎料只過了一陣子,巫統“突然”與土團黨攤牌,可說是耐人尋味。

阿末扎希這回向身為國盟政權的聯邦直轄區部長安努亞慕沙“開鍘”,想必是巫統內反慕尤丁及國盟的勢力所樂意看到的事,因為他早已被標簽為土團黨在巫統的代言人,巫統領導層也受促把他逐出巫統。

或許可以說,安努亞慕沙被一併革除國陣兼“全民共識”總秘書,而由巫統總秘書阿末馬斯蘭“取代”,目的在於向黨內其他派系及領袖傳達強烈的訊息,即他們勿太過“親近” 土團黨或國盟,甚至勿對巫統處理它與土團黨或國盟的關係所持之立場唱反調,也可被視為藉此向被指“欺凌”巫統的土團黨乃至國盟某些領袖發出“警告”。

當然阿末扎希此時此刻所擺出的“高姿態”,也被解讀為巫統向被指越來越“親”慕尤丁和土團黨或有意“左右逢源”以使本身所獲的政治利益極大化的伊黨“示意”,即它有須儘快在巫統與土團黨,乃至“全民共識”與國盟之間選邊站。

在某種意義上,巫統這回似是不惜與土團黨“割蓆”,顯然有意加大對國盟的施壓力度,冀能逼使慕尤丁同意提前解散國會以在疫情中閃電大選,自恃國陣尤其是巫統獨自征戰或與伊黨聯手出擊,而有信心從正門重返布城。

圖逼使慕尤丁提前大選

在不久前無限期休會的下議院會議,巫統原本有機會與反對黨陣營聯手否決2021年財政預算案,而把慕尤丁及土團黨主導的國盟政權轟下台,但或因國家元首勸諭朝野國會議員力挺這份財案的“王命”難違,以及所謂民意傾向希望財案能順利通過,再加上巫統內部對是否與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合作”存有嚴重的分歧,結果未能成事。

巫統當權派這回聲稱在191個巫統區部共有189個(1個被凍結,1個展期開會)在各自的代表大會通過提案,要求巫統與土團黨切斷關係,這足以讓巫統領導層基於“不可忽視絕大多數基層的聲音”而有必要按照他們的意願行事。

隨着安努亞慕沙指控阿末扎希犯下“7重罪”尤其是密謀推翻國盟政權,包括力挺安華任相,以及與行動黨商議組織新政治聯盟,倘若巫統領導層在“是否退出國盟政權”未能統一思想,恐將引致黨分裂。

無論如何,本週三晚舉行的巫統最高理事會會議議決把是否要在全國大選與土團黨斷交一事交由本月底召開的黨全國代表大會定奪,屆時也要求政府在今年3月前舉行全國大選,惟胥視新冠肺炎疫情的情況而定。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