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巨貪剋星提前“下崗”

雖說“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在敦馬哈迪二度拜相後所委任的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和反貪污委員會主席拉蒂花,在希盟政權被另類政變推翻後相繼呈辭,看來還是讓不少人隱隱約約地接收到他倆似是傳達“老子老娘不幹了”,抑或“要幹也很難再幹下去”的某種訊息。

無論如何,倘若這兩位國陣前朝巨貪剋星這回拂袖而去,乃“此處不留人”所致,那麼恐將使國人對所謂的“國民聯盟”後門政府有著極為負面的觀感。

淡化呈辭原因仍引聯想

湯米湯姆斯認為,他是在高層政治出現變化後決定辭職,因為敦馬委任他為總檢察長乃“政治委任”,隨著敦馬辭去首相職,他也有責任辭職,讓新任首相委任其屬意的總檢察長,而拉蒂花則表示,她辭職乃出於本身的決定,並非受到壓力,任何揣測都是毫無根據的。

即使當年在爭議中被敦馬重用的湯米湯姆斯和拉蒂花,如今有意淡化他倆“不幹”的原因,但仍難免為朝野提供一定的聯想空間,尤其是際此慕尤丁甫成為第八任首相。

記得希盟入主布城後,敦馬破例地委任非馬來人的資深憲制和人權律師湯米湯姆斯為總檢察長,一度遲遲未獲時任國家元首吉蘭丹蘇丹莫哈末五世的御准,而在其任期內一直被種族主義惡勢力,尤其是巫統和伊斯蘭黨極端政客一再利用種種課題包括聯合國《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興都廟拆遷騷亂釀成消拯員阿迪殉職、馬共總書記陳平骨灰被“私運”回國,以及撤控12名被指涉及斯里蘭卡“淡米爾之虎”恐怖活動的扣留者等等,持續施壓希盟政權把他革職或他自行辭職。

話又說回來,正是湯米湯姆斯奉命鐵腕肅貪,結果有助於提升希盟政權倡廉肅貪的形象,贏得民心,他在任一年多期間,納吉因涉及SRC匯款弊案及一馬醜聞而淪為第一位被提控的前首相,而前第一家庭成員包括納吉夫人羅斯瑪、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國陣總秘書東姑安南、前森美蘭州務大臣莫哈末依沙、沙巴巫統主席邦莫達,以及前朝聖基金局主席阿都阿茲等巫統權貴排隊上庭,陸續面對貪污罪狀。

拉蒂花本週四在納吉被提控的SRC匯款弊案出庭,針對反貪會之前公佈9段電話錄音,力證納吉濫權及共謀犯罪,以及多名官員洩露政府機密一事首次供證,以及她指示反貪會官員對身為國陣總秘書的前聯邦直轄區部長東姑安南擁有近10億令吉資產,開檔調查,可說是其肅貪的“告別作”。

敦馬於去年6月4日宣佈,捍衛自由律師團執行董事拉蒂花被任命為反貪會自1967年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女性掌舵人;由於拉蒂花曾擔任公正黨最高理事和法律局主任等高職,她雖聲稱已退出公正黨,但她所曾擁有的濃厚政黨背景,難免被質疑恐將有損這個肅貪機構的形象和獨立性,從而影響其公信力。

無論如何,拉蒂花甫“空降”反貪會,隨即展開被她所形容為“大馬史上涉及最大宗款額的充公訴訟”,反貪會援引反洗黑錢及反恐融資法令,而於去年6月19日入稟吉隆坡法庭,以向國內41造包括個人和單位,對象為政黨、非政黨組織、基金會和公司,追討一馬發展公司(1MDB)遭挪用的2億7000萬令吉,接著於去年10月再向80個個人、公司、政黨和團體發出傳票通知,促他們把曾收取總數4億2000萬令吉的1MDB資金歸還給政府。

拉蒂花在其不到一年的在位期間,持續追查與一馬醜聞相關貪污案,以及國陣前朝尤其是巫統權貴所涉及的系列弊案,除了以行動表明她將無畏無私,不受政治干預地依法肅貪,更展現希盟政權嚴打貪腐的意志與決心。

展現希盟政權肅貪決心

從某個角度來看,對慕尤丁來說,湯米湯姆斯及拉蒂花於短短幾天內相繼“下崗”,猶如拋出2記震撼彈,考驗和挑戰“新”政府是否延續希盟政權倡廉肅貪的良政。

有跡象顯示,由於質疑國陣前朝的貪腐權貴可能從後門潛入布城,復辟“盜賊統治”,大多數國人看來對“新”政府倡廉肅貪,並未抱持很大的期望。

人們目前最關切的是,想必不在乎會輪到那一位希盟前朝高官丟烏紗帽,而是在意再度“改朝換代”後是否還會有國陣前朝貪腐權貴被提控。

文/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