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尊重林冠英依法討清白

已下野的民主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這幾天,想必會與家人回到其“家鄉”檳城,在其坐落於賓鴻路的私寓下榻,以方便他偕夫人周玉清將分別於本週一和週二前往北海反貪污特別法庭,面對反貪污委員會提控不同的罪狀。

不幸淪為希盟政權垮台後第一位被控貪腐的前內閣部長林冠英本週一被加控在檳城海底隧道及3條主要大道計劃中,濫權向某發展公司索賄330萬令吉,但他否認有罪。

Advertisement

再被控貪腐無官身難輕

希盟政權垮台後,這位丟掉烏紗帽的前財政部長看來難以“無官一身輕”,而不幸再被貪腐官司纏身;就在上週四,被反貪會逮捕的林冠英遭押往位於吉隆坡大使路的反貪污特別法庭,控予在檳城海底隧道計劃中索賄,向承包商索取有關工程合同的10%利潤。

林冠英否認有罪後獲准以100萬令吉加2名擔保人保外候審後,行動黨第一時間如法炮製4年前的全力聲援方式,發起為期一星期的所謂“與林冠英同在”每人10令吉募捐運動,以協助也是檳城峇眼區國會議員兼阿逸布爹區州議員的林冠英繳付保釋金,而一旦超過籌款目標,所得的餘額將充作行動黨的來屆全國大選基金。

大多數國人尤其是檳民記憶猶新的是,當時任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於2016年6月30日因涉嫌以低於市價購買賓鴻路私寓而被提控貪污罪後,行動黨曾發起眾籌,每人捐10令吉為林冠英募得逾100萬令吉保釋金。(希盟於2018年“509”大選入主布城後,入閣的林冠英於同年9月3日獲總檢察署撤控,而獲檳城高庭宣判無罪釋放。)

向來發揚“持美祿罐募捐文化”的行動黨這回再度發動黨員、支持者乃至民眾又一次替林冠英所面對的貪腐官司“埋單”,像是“食髓知味”般重施故技,委實值得商榷。

話又說回來,際此新冠肺炎疫情仍未結束,一度飽受行動管制令衝擊而停擺的經濟活動尤其是百業仍未復甦,失業人數持續飆升,行動黨理應號召其領袖及全體黨員尤其是國州議員包括林冠英捐出最少10令吉,雪中送炭般救濟手停口停的赤貧百姓及弱勢群體,類似善舉顯得更有意義,也有助於行動黨贏得民心。

在某種意義上,行動黨看來並非因林冠英沒有經濟能力承擔巨額保釋金而發動眾籌,其目的顯然在於通過“與林冠英同在”群眾運動,喚起國人尤其是行動黨支持者抗議它所宣稱的國盟政權對林冠英乃至反對黨所展開之所謂政治報復與政治逼害,聲討統治集團企圖以選擇性指控終結反對黨領袖的政治生命。

還記得林冠英當年不幸淪為第一位被控貪腐的檳州首席部長後,行動黨一度醞釀推動儼如對林冠英“信任公投”的檳州閃電州選;儘管行動黨辯稱此舉絕非“拯救林冠英”,而是旨在“還政予民”,交由檳民是否願意再度給予希盟尤其是行動黨強有力的委托,以繼續執政檳州。

由於人民公正黨和國家誠信黨(當時敦馬哈迪還未成立土著團結黨)強烈表達異議,未能達致共識,以致林冠英罕見地沒有“霸王硬上弓”,而宣佈放棄檳州“閃選”的念頭;隨着檳州閃選“夭折”後,當時在全國範圍內所展開的“與林冠英同在”運動也頓告後勁不繼,匆匆無疾而終。

有鑑於當前的政治形勢驟變,或是因為今時不同往日,預料行動黨主導的檳州希盟政權這回將不會尋求提前解散檳州立法議會,“還政予民”地舉行閃電州選,以示與林冠英同在地反擊國盟政權對反對黨陣營所展開的所謂政治逼害。

即使盛傳以慕尤丁為首的國盟政權可能閃電舉行全國大選,但希盟已一再宣佈至今仍由希盟執政的州屬包括檳州將不會跟隨中央解散州議會,意味不準備閃電州選。

檳州首席部長曹觀友也曾公開表明,由於檳州希盟政權依然強大,再加上僅執政2年多,因而無需提前解散州議會以閃電州選。

這回不再為林冠英閃選

隨着朝野在大馬自2018年“509”大選變天以來持續惡鬥,尤其是國盟搞政變把希盟逐出布城後更加激烈,所以林冠英“三天兩地三控”貪腐被“政治化”乃難以避免,而行動黨及支持者全力聲援被指遭“政治逼害”的林冠英,力挺他無辜之舉措,完全可以理解。

所有遵循司法獨立與法治精神的人們包括行動黨的政敵,理應尊重林冠英訴諸一切法律途徑,依法為本身討回清白。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