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第一時間】大馬的霾害“尷尬”

甫從霾害重災區的砂拉越首府古晉歡慶“馬來西亞日”全國慶典後飛返西馬的首相敦馬哈迪,慨嘆布城的空氣狀況很糟糕時對印尼不接受大馬施援,深感費解。

Advertisement

不知是否感到“尷尬”的敦馬表示,他也想向印尼總統佐科威詢問其中的原因,但至今還沒有機會與對方談論過。

印尼拒大馬施援滅林火

他指出,大馬一向都積極獻議,隨時協助印尼撲滅林火,尤其是我國擁有特別用於投擲水彈滅火的消防飛機。

不久前才對大馬進行官方訪問,加強兩國友好合作關係的佐科威這回對我國的施援獻議“毫不領情”,不知是否顧及印尼的自尊或所謂“面子”,甚至考量到該國的主權與安全問題。

記得被喻為“地球之肺”的世界最大亞馬遜雨林大火持續延燒之際,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一度拒絕七國集團(G7)峰會準備為巴西提供2000萬美元的緊急援助以進行滅火,理由是不希望外國“干預內政”。

敦馬之前曾透露將針對霾害課題致函佐科威,但他表示尚未這麼做;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變化及環境部長楊美盈指出,環境部正與外交部合作,向印尼政府發出外交照會,要求印尼政府緊急撲滅林火。

顯然為了轉移大馬再度受到霾害嚴重侵襲的焦點,印尼方面這回更加凸顯大馬公司涉及燒芭而難以擺脫同屬“禍首”的指控,委實讓大馬深感“尷尬”。

印尼環保與林業部長茜蒂努爾峇雅披露,當局封鎖了至少30個被發現燒芭的公司,其中4家油棕公司是大馬集團的子公司。

或是因為如此,敦馬警告,政府將採取行動包括不排除制訂新法律以對付那些涉及在印尼燒芭的大馬公司,他指出,這些在外國擁有園坵的公司若因燒芭而引發煙霾,必須負起責任,自行撲滅火勢。

在這之前,楊美盈透露,一旦獲得內閣的批准,其部門將諮詢總檢察長,儘速草擬跨境煙霾法令,以制裁那些即使油棕園不在國內,卻在海外涉及露天焚燒而引發煙霾的大馬公司;她指出,有關法令並不局限於提控在印尼,也包括在其他國家燒芭的大馬公司。

與此同時,原產業部長郭素沁指出,一旦大馬公司被印尼法庭裁定燒芭罪成,那麼有關公司將失去棕油永續發展圓桌(RSPO) 認證,但她認為,林火的肇因很多,若只怪罪油棕業者則顯然並不公平,況且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這些熱點是來自油棕園。

話又說回來,這麼多年來,為牟巨利而罔顧環境安全與大眾健康的某些大馬公司在印尼涉及燒芭早已被揭發,也淪為印尼當局對林火的引發諉責之托詞,但國陣前朝從未採取行動去應對有關問題。

眾所週知,棕油是印尼和大馬的重要收入來源,為供應全球生物燃料生產對棕油的需求劇增,印尼的加里曼丹大量森林被砍伐,變成“失去物種多樣性及原生生態”的油棕種植地;為大幅降低成本,棕油業者更傾向放火焚燒結果後的油棕園,進而產生大量碳排放,年復年引發霾害,禍延大馬及其他東南亞國家。

據知,隨著西馬油棕種植地漸告銳減(除了東馬的砂拉越和沙巴),我國的棕油業集團近幾年來已轉往印尼“大展鴻圖”。

更荒謬的是,這回加里曼丹和蘇門答臘的林火再次引發霾害,印尼方面竟“謊稱”源頭來自大馬而不是印尼,但楊美盈引用設於新加坡的東盟氣象中心衛星探測到的數據,顯示大馬只有幾個“熱點”,而印尼則出現逾千個,而且在高溫區域急速上升。

因此,敦馬也建議,大馬應該公佈顯示“熱點”的地圖及衛星圖片,以駁斥印尼的指控。

跨境煙霾協議猶如廢紙

記得東盟成員國於2002年制定了跨境煙霾污染協議,作為簽署國之一的印尼卻在11年後才讓有關協議生效,但據知有關協議在印尼並未獲有效執行,可說是猶如廢紙,尤其是該國政府並未把林火所引發的霾害視為災難;極為反諷的是,根據有關協議,東盟訂下於2020年實現無煙霾的目標。

也讓大馬為之“尷尬”的是,大馬若加大對印尼的施壓力度,包括索取巨額賠償,甚至告上國際法庭,恐將破壞兩國的友好關係。

霾害持續侵襲大馬,大馬上週五以470點的霾害指數而淪為排名第二的全球空氣最污染的國家,頓使我國“揚名”世界,真讓國人蒙羞。

文/劉漢良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