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第一時間】不餓死不病死兩難全?

總有一天等到它(病毒)被消滅,但不知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若要等到這個日子終於到來,你、我、他就不可“餓死”,更不能“病死”。

Advertisement

當然,“不可餓死更不能病死”純屬比喻,其實乃意指抗疫與救市可同步進行,兩者理應取得平衡,這看來是國盟政權決定把第四階段的行動管制令,轉化為“有條件性行動管制令”(PKPB)時向國人所傳達的明確訊息。

各州不配合有損中央威信

首相慕尤丁上週五透過全國電視直播發表“五一”勞動節獻詞時宣佈政府實施PKPB後,國內幾乎所有經濟領域從本月4日開始,獲允許復工和復產,但前提是必須嚴格遵守當局所制訂的標準作業程序,毫不鬆懈地防控新冠肺炎疫情。

這項“新”決策頗具爭議性,因而引起兩極化的反應,完全可以理解,但慕尤丁想必沒有預料到中央的“政令”這回竟走不出布城,絕大多數州政府包括國盟執政的州屬第一時間相繼表態不跟隨於本週一落實PKPB,對是否復工和復產或一度抱持維持現狀,或暫緩,或局部實行,或觀察的態度與立場。

在某種意義上,布城統治集團遭州政府毫無避忌地“打臉”,不啻是折損慕尤丁乃至國盟政權的威望與公信力;巫統副主席莫哈末卡立諾丁直指中央政府與州政府的關係出現“新常態”,當年中央政府擁有“無可比擬”地位的時代已成為過去。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慕尤丁和國盟政權之所以“踏到鐵板”般陷入極度尷尬的窘境,可說是咎由自取,因為中央政府被指並未諮詢各州政府,進行商議和協調以尋求達致共識,就倉促落實PKPB。

法律界人士指出,根據聯邦憲法、公共衛生及預防疾病政策隸屬中央及州政府的共同權限,因此州政府可自行決定是否於本月4日執行PKPB,而州政府也可援引地方政府權力,通過州衛生局、市政廳或市議會,禁止一些行業復工,或添加某些規則和條件,讓復工的業者配合。

儘管如此,被指強烈主張儘速重啟經濟活動的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高級部長阿茲敏“警告”,若州政府不跟隨中央政府的步伐,而選擇拒讓部份經濟領域復業,即不遵從中央政府已在憲報頒佈的政策,或將面對來自多方面尤其相關領域業者的法律起訴;他強調,政府是依據世界衛生組織基準所提出的六大條件,並參考貿工部、財政部、國家銀行及國庫控股展開研究的報告結果後,才宣佈重啟部份經濟活動,並非倉促作出決定。

無論如何,除了不滿中央政府事先沒有聽取和收集各州政府的意見,各州政府這回在落實PKPB課題上向中央政府唱反調或“陰奉陽違”,顯然擁有強大的民意基礎,正如至今已獲得逾50萬人響應其聯署請願活動的“關心大馬人民”組織所呼吁政府繼續執行行動管制令,以避免重犯其他國家先前曾犯下的錯誤,即放棄限制或“解封”後導致疫情再度大爆發;它建議應該根據區域制訂放寬措施,即完全解除疫情“綠區”的限制,但維持“紅區”的行動管制令。

不可能等零確診才救經濟

或許聯想到慕尤丁這回儼如孤注一擲地進行一場“政治豪賭”,但國盟政權似也展現其抗疫的高度自信心,深信經過實施及一再延長行動管制令,我國的疫情已受到控制,總不能等到“零確診”才制訂行動管制令“軟著陸”的退場策略,並全面重啟經濟活動,更何況人類恐將與病毒長期“共存”,而疫苗也無望於短期內成功研發。

尤有進者,我國當前的經濟與民生形勢相當嚴峻,看來足以對國盟政權的執政地位構成極大的挑戰,慕尤丁擔憂行動管制令若再延長一個月,經濟活動持續停擺,有關經濟損失預計將從至今的630億令吉,增至980億令吉。

但阿茲敏所透露的最新估計,倘若行動管制令延長至6月,國家收入的損失將達到1460億令吉或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3%,這將抵銷我國過去4年所取得的經濟成果,而掌管經濟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慕斯達法則直言即日起透過PKPB開放特定領域恢復營運,將能避免我國經濟倒退4年,也讓國人回到工作崗位,不需依賴“關懷人民經濟刺激配套援助”。

持平而論,國盟政權把是否復工和復產作為非強制的選項,交由業者自行決定,尤其旨在阻斷病毒傳播鏈的行動管制令仍有效,足以嚴防第三波疫情的爆發。

其實,國人自律及自覺地維護本身的健康與安全,才是防疫和抗疫的“關鍵”,乃確保“不餓死也不病死”的長遠之計。

 

 

(文/編務顧問劉漢良)

Tags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