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白話法理】傲慢與偏見

或許沒有多少個國家的人民會像大馬一樣,周而復始不時的為國人吃飯該用筷子還是手;或者政府高官在國際大會大上該用國語還是用英語發言;又或者部份國人不時被指說得一口比外勞還差的國語等課題而騰折不休!

我們從小被灌輸國旗、國歌和國語是一個國家民族的象徵,也是人民對國家認同的專屬標誌。一個國家會以懸掛國旗來宣示主權,一個國家的人民會唱國歌來歌頌祖國,更會以講國語來區別與其他國家人民的文化特徵。

Advertisement

而如果時至今日,我們依然被用筷子還是手,使用國語還是用英語等問題所困擾,那麼我們多元種族國人族群對國家認同這一大原則課題上的確出現了問題。

暫且不談前首相對國人吃飯該用筷子還是手的謬論,而以環境及水務部長在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以國語發表3分鐘演講,引起熱議一事為例。這多少凸顯了國人褒英語貶馬來語的偏見。

依稀記得幾年前,代表時任首相拿督斯裡納吉出席聯合國大會的時任副首相阿末扎希,因為選擇用英語發言,結果遭到來自各界網上網外四面八方排山倒海的批評。

對其公開批判者,不計其數,當中前首相敦馬哈迪的女兒瑪麗娜就不留顏面的公開“勸告“阿末扎希應該進修英語,否則可以選擇用馬來文發表演說。弦外之音就是暗喻阿末扎希,不自量力,不只自取其辱,更讓國家蒙羞。

話又說回來,那些或在網外街邊咖啡店高談闊論,或躲在網上義正嚴詞,毫不留情對阿末扎希的英語水平,大肆鞭撻的人士或鍵盤打手,其實本身的英語造詣也不見得有多高明,還不是落得五十步笑百步的笑話?

說實在,在當前大馬教育制度下,除了極少數的社會菁英階級的家庭,我們很難再找到像出身清寒的前首相慕沙希淡—樣,因為當年有教無類的平民英文教育,練得一口上得國際舞台,字字珠璣英語的國家領袖了。

記得當時阿末扎希不甘示弱反指,那些無法掌握國語的國人才應羞恥。他反擊道,如果一個人生於馬來西亞,長於馬來西亞,受教馬來西亞教育,謀生於馬來西亞社會多年,但是卻只可說得一口比外勞更加糟糕的國語,才是真正的可恥!

主動破除種族隔閡

而類似的課題一再遭人炒作。土著團結黨青年團日前就以不少非巫裔生不會說國語為由,堅持分階段廢除多源流學校的立場,並指剛剛來馬數月的外勞的國語掌握能力,都比這些非巫裔生更好。

其實,這可悲的現象幾乎每天都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出現。理論上,三語并重是可行的,但現實生活裡,理論畢竟與事實有一大距離。現實裡,可以通曉並掌握三語的學生不多,在目前不平衡的教育制度下掙扎求存的學生比比皆是。這也是每天在法庭上演的場景;許多年輕的非馬來人(華裔和印度裔),在法庭上聽不懂日常的國語,而必須依賴翻譯員的幫忙來與法官溝通。更為反諷的是,幫他們翻譯的華語翻譯員很可能是讀華校的馬來或印度同胞!

追根究底,部份華社長久以來持有抗拒馬來文化的心態,馬來社會亦然。傲慢與偏見讓彼此都不願去了解對方,甚至出現抗拒,形成互為因果。華社應主動認識及了解馬來文化,並設法讓對方也了解華社的文化,破除種族之間隔閡。

終究我們的祖國不在麥加,倫敦或北京,偏激政客與語文鬥士們華麗煽動的演講,終究還是比不上這句淺白的馬來諺語“Tak Kenal Maka Tak Cinta”來得實用。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許文思)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