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

【癌症康復】28談>氫分子治癌故事(3):共為天下病蒼得離苦

一到醫院,穿着整齊一式的黃色背心製服的志工就迎上前來招呼,彬彬有禮,主動、熱情,真是“一見如故”。我問什麼叫志工和義工?他們說:義工不取報酬,但有衣服和飯食補貼,志工則連制服、交通費和上班時伙食均為自理。林先生說,他每年都花時間在這裡做志工。

Advertisement

也許是上天要讓他在歷練中求得昇華,2008年,林先生被查出胃癌。他沒有化放療,而是由日本癌症中心最著名的外科專家為他做了“精細保胃手術”。正當他準備投入工作時,2009年,他患上鼻惡性淋巴瘤,腫瘤長5厘米寬2厘米。他接受了3次化療和27次放射治療。

兩種惡性腫瘤、手術+放療化療,讓林先生的“七尺之軀”變得病殘滿身。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林先生不顧家人勸說,隨同慈濟志願者前往賑災。危險和艱苦,昇華了他救苦救難的意志。

善人得道以身試驗

老子說: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日本用含有氫氣的水給參加核電洩漏救護者洗澡,謂能消除核輻射,預防癌症。林先生一下子領悟:氫氣也許可以防治癌症。

他去到東京,拜東京醫科大學教授、被譽為氫分子醫學鼻祖的太田為師,如同學生那樣,學習生物學、生理學、生化學、腫瘤學基礎,他將物理學知識和技術發揮淋漓盡致,很快製造出從水製造氫的“氫氧霧化機”。

他以身試驗,每天吸氫6小時。幾週後,原先虛弱的他,食量大增,體重一天天增加,面色紅潤了,體力增強了。他在台北、上海、北京、東京等地租房,設置了12間“臨床吸氫體驗中心”。朋友、朋友的朋友,生病的,不生病為了更健康的,一個個來到體驗室,享受到專門人員的服務:免費吸氫、免費茶水,甚至免費午餐,為氫分子的保健作用提供了重要數據。

“失敗者”感恩“社會誌工”

前一天,有兩位“失敗者”在繁忙中特地來接受我的訪談,敘說“痛苦中有過快樂”的經歷。

兩位接受訪談者都是台灣有地位的成功人士。林禮陽先生是台灣職業高爾夫協會專教委員會會長、理事、高爾夫球教練,曾培養出高爾夫連續三屆世界冠軍曾雅妮。康銘元先生是專利公司老闆,業務半數以上在大陸,在兩岸專利界,萬事亨通,聲名在外。

林禮陽先生的妻子梁宏玲,也是高爾夫球職業教練,曾是高爾夫世界紀錄創造者,2013年底,被診斷為胰頭癌伴肝轉移。放置膽總管支架後黃疸緩解,但疼痛越發嚴重。林先生邀她去到的潓美台大吸氫體驗中心吸氫,每天4至6小時,同時口服納米蕈。

意想不到的是,一個月後食慾大增,體重增加2公斤,腰痛緩解。她在丈夫女兒陪伴下到歐洲旅遊一個月,享受各種美食,飽覽異國風光。 4個月後,為了“鞏固成果”,醫生勸她接受化療,6個週期結束時,疼痛再起,不能進食,一天比一天消瘦,終於在起病14個月後辭世。

康銘元先生的岳父廖國棟先生,台灣著名企業家,2017年5月證實為膽管細胞性肝癌。林先生讓康銘元的岳父吸氫,每天7至8小時,也吃納米蕈。半個月後,疼痛緩解,不需用止痛藥了,醫生給他加上化療。第7次化療結束時,複查CT,發現4cm的腫瘤變成2cm,肝轉移消失,CA19-9降到正常範圍。老先生精神一天比一天好,頭髮沒有掉,食慾良好,一直打高爾夫。

老人自己也奇怪,為什麼不像其他人那樣有化療副作用,甚至懷疑是否接受了化療。本來第8次化療後停止治療,但醫生認為要“乘勝追擊”,幾個月後,再予新的療程。第二個化療週期後,患者病情突然加劇,劇烈嘔吐,幾週後全身轉移,入院後幾天去世。

林禮陽先生的愛妻患的胰腺癌,唐銘元先生岳父患的膽管細胞性肝癌,都是“癌王”,都已經轉移,癌症都是進行性發展,現代醫學基本上無能為力,他們的期望就是讓親人不要痛苦。

我緊緊握住他們的手,說:“ 醫生天職就是讓病蒼離苦。林先生送來‘氫’,你們用好‘氫’,是乃天道酬勤!”

文/徐克成 

廣州暨南大學醫學院附屬復大腫瘤醫院總院長國際冷凍治療學會(ISC)前主席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