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地方

【疫情下的徬徨】工作15年 工廠關閉 寄逾10求職信

(檳城25日訊)大學電腦科學科系畢業的阿英在2005年加入檳城一間工廠,那是她過去15年職場生涯中唯一的工作。在行動管制令期間,她接到公司發出的遣散員工通知書,因工廠宣布關閉,她突然失業了。

Advertisement

35歲的阿英(受訪者要求匿名)在該間製衣廠的科技通訊部上班,而這個突如其來宣布的消息讓她措手不及。

“現在不是一個容易轉行的時期,坦白說我已經寄了10多封求職信,所有大小公司都寄了,也嘗試透過各種管道求職,可是目前都沒有回音。”

如今的她對前途感到迷茫,不過仍積極寄出求職信及託人幫忙介紹工作,希望疫情盡早散去後整個市場的運轉能恢復正常。

溢達製衣廠及聯業集團日前先後宣布關閉馬來西亞的廠房,受影響的本地員工約有2000人,阿英就是其中之一,她投身這個行業12年,經歷過工廠輝煌的時期,也曾與工廠度過艱難期。

“多年前配合經濟大環境的轉型計劃,廠方以本地員工取代外籍勞工,雖然當時面對缺乏熟練技術員工及生產效率問題等,不過當年在大家的努力下也突破重重難關,沒想到工廠卻無法捱過這次的疫情衝擊。”

阿英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坦言收到公司遣散通知信的瞬間,她腦海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在疫情期間要找工作不容易。

她形容本身的專業競爭蠻大,所以她過去不停參加新課程來充實自己相關領域的知識。

“每年都有相關科系的大學畢業生投入社會,可見這個行業的求職競爭蠻大,近年來與她同專業的一些朋友或同行,不是兼職就是轉投其他領域發展。”

她說知道今次疫情令很多人被失業、減薪或拿無薪假,同時也有不少企業面對經營困難,所以她已預料到要找回相關專業的工作並不容易。

或需考慮轉換領域

“若再幾個月仍無法找到工作,我很可能要忍痛拋棄自己工作多年的專業了。”

“我有考慮轉去當行政人員,當然我必須接受培訓來適應這個轉變及工作需求,所以在家的這些日子,除了照顧家人外,我都會用剩餘的時間來修讀這方面的知識,充實自己,為改變備戰。”

丈夫兼職電召車司機

阿英的丈夫是一名自由工作者及兼職電召車司機,育有兩名孩子的他們在經濟上算是小康家庭,夫妻倆的收入在疫情前仍足以維持家庭開銷,直到她失業了,家裡的開銷也變得需要更加謹慎。

阿英的丈夫早年在一間公司擔任銷售員,銷售業績也不錯,直到公司開始削減佣金,其丈夫就毅然離職當自由業者及兼職電召車司機。

“在管制令執行初期,我丈夫仍能透過開電召車賺取收入,隨著政府越來越收緊管制後,丈夫的電召車收入也受到影響,如今家裡的開銷都是以夫妻倆的儲蓄及遣散金維持。”

她披露,雖然家裡不至於到無米之炊的情況,不過節衣縮食、省錢盤算,確實成了他們的生活開銷考量之一。

“若在日常餐食及用品的開銷節省下來,儲蓄及遣散金應該可以供家庭開銷維持4個月左右,不過大兒子的幼兒班費及小兒子的奶粉費用,都是必須的開銷。”

她坦言,家庭的基本開銷每個月需要6000令吉左右,這包括了水電費、房貸及車貸,還有夫妻及兩名孩子的生活開銷等,兩名孩子個別是1歲及6歲。

她指出,需要維持家庭開銷也是夫妻倆目前積極找工作的原因之一,其次就是不想要待在家太久,以免脫離職場久了適應能力會變慢,不過她與丈夫已有思想准備,以目前的市場狀況,若要找回相同的工作及薪金應該不容易。

“我們認為未必要找回原本的專業,目前全球經濟不理想,薪水方面也不敢抱有很大希望,唯一希望的不要相差太大,畢竟還要負擔家庭開銷。”

讓生活規律 

處隨時可上班狀態

自3月18日我國實施行動管制令以來,阿英及丈夫已經近40天待在家,她都盡可能讓生活規律,使自己處在一個隨時可以上班的狀態。

“我們已有共識,每天保持晚上10時睡覺、早上7時起床的作息。”

“在家的日子不代表每天可以晚睡或遲醒,我還是過著跟上班時一樣的作息,每天都會看書、上網及運動等。”

她說,突然失業及長時間居家,或許會讓人會覺得缺乏生活目標,進而影響心情,好像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如果放任這種負面情緒只會讓生活越來越糟糕,因此她都會找一些事來做,讓自己的重心轉移。

“空餘時間,我與丈夫會在家做有氧運動,丈夫一般會健身而我會練習瑜伽,加上我們兩人也有定期閱讀的習慣,基本上這段在家的日子還算過得充實。”

她說,雖然突然面對失業衝擊,不過回想起來,在家這段時間也讓她有機會好好檢視自己,從本身的個性、待人處事、工作及財務規劃等細細回想及反省,進而規劃未來方向。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