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馬精選即時國內地方

【留台生上吊死】 死前微信遺書 事忙沒看 母自責不知兒憂鬱症

(雙溪大年16日訊)“在台灣新竹市就讀玄奘大學輕生的陳志泓”一事,吉玻留台同學會顧問顏和財指出,死者母親陳有鳳感到非常遺憾,當時死者還把遺書用微信發給母親,不過母親卻事忙沒有看到,錯過了。

他說,根據陳有鳳告知,死者非常乖巧,面對事情時又沒有說出來,悶在心裡。

Advertisement

“死者母親陳有鳳接到此消息後,已經悲痛到不會流淚,可想而知她已經是非常痛心。”

他今早召開記者會代表死者母親說,陳有鳳非常自責沒有好好照顧孩子,孩子患上憂鬱症也不知道。

顏和財指出,死者好友獲悉陳志泓的遺言內容,因此指陳志泓或涉及感情問題而看不開,並非事實,真正導致陳志泓走上絕路,是因患上憂鬱症。

遺言:多次尋死不果

“死者在遺言中有陳述病發情況,包括有多次尋死念頭,但都失敗告終,而死者上網查看本身的種種症狀,發現與憂鬱症的症狀非常相似。”

他說,死者在遺言中也說,曾一度以為憂鬱症已離開,然而在近日,又會莫名其妙哭泣,甚至覺得呼吸困難時,發現憂鬱症又回來了。

他指出,死者患上憂鬱症時,並沒有求醫,人前人後都是一副樂觀的模樣。

“在遺言中,他明確交代了很多事,包括給父母、妹妹、好友、姑姑等送上最後寄語和交代。”

顏和財說,在陳志泓出事前幾天,即本月7日,還出席T15的聚會,當時為其中一個朋友慶生。

顏和財(坐者左三)召開記者會告知死者陳志泓詳情,左起蘇美清和柯李發,右起蘇淑英、吳高興和朱培基。

T15是陳志泓和在新民獨中一班同學的群組,大家分布台灣不同地方,有些工作,有些還在升學。顏和財的兒子,也是陳志泓的其中一名好朋友。

“友人指出,那次的聚會中,陳志泓沒有顯露任何可疑的跡象,眾多好友得知他出事時,都難以置信。”

顏和財說,有好友發現陳志泓的臉書突關了,覺得蹊蹺,之後登入臉書發現留有遺言,隨即通報群組,也馬上聯繫校方,教官登門察看,發現陳志泓已身亡。

來自吉打雙溪大年的陳志泓是前晚在位於台灣新竹居所,在臉書寫下告別遺言後上吊自殺,他生前在雙溪大年新民獨中就讀,過後到台灣玄奘大學深造。

拍微電影成績不俗

顏和財指出,死者的志願是當一名導演,他非常喜歡拍電影,由於該大學沒有電影系,只好轉念舞台劇。

“死者所拍的微電影,曾經獲得好成績。”

他說,吉玻留台同學會也通過駐馬來西亞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接洽,以便死者的身後事可以獲得處理。

他指出,該會也希望僑委會全程協助陳有鳳處理死者的後事,至於返回馬來西亞的部分,該會將另外專案申請,這個部分需要台灣疫情中心的同意,也需要一些程序。

他指出,該會也已經將隔離期間申請出外奔喪處理緊急事務的資訊提供給學校,並請學校於陳有風抵台後協助處理。

他說,死者的身後事預計要花費12萬新台幣(1萬7000令吉)。

吉玻留台同學會 籌逾2萬助辦身後事

吉玻留台同學會會長朱培基指出,該會已經籌獲2萬4300令吉,以讓死者母親陳有鳳與其妹妹明日到台灣辦理死者的身後事。

他指出,由於死者的家境清寒,因此該會內部籌募款項給其母親,在一天內籌獲1萬4300令吉。

他說,至於吉打州台商公會則撥款1萬令吉。

他指出,對於死者陳志泓選擇這方式輕生結束性命,感到非常惋惜。

出席者有老街場華小董事長吳高興、校友會主席李思緡、馬青大年區團團長吳貴偉、吉玻留台同學會顧問柯李發、財政蘇淑英、副秘書蘇美清。

也是電玩YouTuber 手遊紓壓

陳志泓生前也是兼職電玩YouTuber,他早前接受媒體訪問時披露,會以玩手游來紓解學業和家庭壓力,並曾花過1萬新台幣(約1441令吉)購買游戲裝備,讓游戲中的角色使用。

他指出,若在游戲中被打敗,就會想方設法彌補差距,包括會把打工得來的酬勞拿去課金,讓自己的游戲角色變得更強。

“其實有一點空虛,就是你花了一萬塊,這個東西(裝備)買了好帥哦!然後呢,這時候肚子開始餓了。想說我還有一萬塊,但看一下錢包,我一萬塊去哪了?喔,在我的手機里面。”

死者也指出,游戲帶來的快樂,能幫助他暫時忘記煩惱,尤其是面對學業與家庭的壓力。

“這些壓力來了之後,就會覺得好煩哦,那就會想要去玩一下游戲,然後忘了這些煩惱。”

他坦承,雖然說暫時性的忘記,但是至少在那一個短暫的時間內,他自己是感受到,自己是滿快樂的。

陳志泓最後一次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載視頻,是於本月5日。

他的YouTube頻道名為“小皮陳Smallpi Chen”,賬號是在去年3月27日所開設,並於5月28日上載首個視頻。

在過去逾7個月中,陳志泓已上載超過200則視頻,絕大部分內容都是以“一拳”游戲為主,有逾700人訂閱。

曾直播哭訴 “我愛的人有了愛人”

去年12月16日,在陳志泓的YouTube頻道中,有一段直播,相信是他用語音哭訴自己的感情遭遇,指所喜歡的女生已有心上人,表示心情很糟糕。

他還說,他當時把自己所喜歡的女生送回台北後,就一路哭著返回新竹的住家,因為他知道他對對方的愛戀將毫無結果,過後,他一連多天都沒有開直播及回應網民。

他披露,對於他所愛慕的女生,他記得對方所說的每一句話和喜歡的所有事,但他卻感覺對方從未瞧過他一眼。

他說,該女生已有心儀的男生,但後者一直不斷傷害那女生,雖然他不斷為該名女生付出許多,且在該名女生失戀時不斷安慰對方,但他對該名女生的所有付出,卻不敵後者發給女生的一句“在嗎?”

“這種心情就像我為一個女生撐傘,而這個女生看到對方後,就拿著我的雨傘奮不顧身沖向對方,我就只能在後面淋雨。”

他說,女生失戀後到新竹找他,並住在他家,但女生回到台北後,卻完全沒有回覆其簡訊,而家中處處都有他與對方相處的聲音和畫面,讓他覺得在家非常難過。

對於這段沒有結果的感情,他說很難放下,且覺得不甘心。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