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瓜棚雨絲】糖缸打翻 螞蟻莫近

這幾天,國人不但被四位數的疫情數字嚇呆了,還被當權政府要宣布 “緊急狀態”的消息,震撼得神飛魄散。

對於經歷了兩次緊急狀態的小農來說,第一個閃進腦袋的記憶就是“鎗桿和戒嚴”。第一次,1948-1960因國安而頒佈的“剿滅馬共”緊急狀態,小農因住在偏遠山區的“馬共黑區”,宵禁是常態,48到36小時的戒嚴(連窗也不準打開,滿街荷鎗實彈兵士在巡邏那種)隨時發生。

Advertisement

第二次的經歷是在513暴亂後,國家因政治因素多過國安因素被頒佈緊急狀態,國會解散,憲法懸空,“獨”腕治國。1969年,第一次緊急法令雖然名義上是解除了,但在小農居住的山區地帶,宵禁戒嚴兵檢哨站還是常態,兩個重疊的緊急狀態重壓下,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居民日常作息,無時無刻不在層層重壓之下。

哦,1969年以來大馬因各理由所頒佈的“緊急狀態”也有前例,但因為沒有親身的經歷,而且大多數也非全國性的,影響不大,也只能說是我們國家“甘榜民主”的常態了。

糖吃多了產生幻覺

咦,這一次疫情剛剛肆虐時,我們不是已來過一次無名有實的“緊急狀態”了嗎?咱們三月間的第一輪MCO,不是等同“戒嚴”了嗎?只准一人限時出外辦糧食,一出門就見到處荷鎗實彈的兵士在檢查,國會停擺,商業停頓……小農每一次走出瓜棚,見到滿街士兵,都感覺心驚膽跳,滿腦子都是過去緊急狀態的記憶(要知道,在正常的民主社會,由軍隊來維持社會公共秩序,就是不正常的“緊急狀態”)。

看來,上一輪以抗疫之名卻有緊急狀態之實的MCO,也確是讓一些山頭政客嘗到了甜頭吧。糖缸打翻了,糖吃多了,產生了幻覺,心中只想着要怎樣維護糖堆,別讓其它螞蟻走近這散得滿地的糖,口中不禁就喊起來了:緊急狀態啦……

那“緊急狀態”四粒字,也真是把所有人都嚇呆了。嗯,許多螞蟻都在排着隊等着嚐那打翻了的糖缸的甜滋味啦,現在趴在糖缸裡本來就缺乏正當性的的一群螞蟻,“緊急狀態啦”這樣一喊,不是開玩笑嗎……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