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 慕克力沒有“第三起”

自其老父敦馬哈迪及希盟被逐出布城後,慕克力或有預感,他遲早保不住吉打州務大臣的官位,但他想必沒有估計這一天竟會提前於穆斯林的齋戒月到來,更像是收到一份他所不曾期待的“開齋節禮物”。

Advertisement

開齋節在即,隨着國盟發動“致命一擊”,吉打希盟與土著團結黨聯合政府垮台,即使在最後一分鐘仍力挽既倒之狂瀾,這位敦馬幼兒依然逃不過他從政以來“二起二落”的厄運,儼如乃其政治宿命。

無論如何,吉打再度“變天”,慕克力第二次淪為“短命”吉打州務大臣,可說是希盟中央政權被“喜來登政變”推翻後的必然結果,大勢所趨。

如今看來,除非希盟於來屆全國大選再度入主布城,前提是敦馬重奪土團黨的領導權,並帶領土團黨“回歸”希盟,否則慕克力恐將無望再迎來“第三起”,亦意味他也不再“第三落”,不知是幸還是大不幸。

話又說回來,不論慕克力能否“東山再起”,他至少在我國政壇“曾經擁有”。敦馬過去曾表示,在他任相時期(乃指他於國陣前朝掌權長達22年)一再力阻慕克力從政,避免他被指靠父蔭上位。

在敦馬退位後,慕克力償願加入巫統以積極從政,他於2009年爭做巫青團總團長,卻敗給前首相敦阿都拉的女婿凱里和前任雪蘭莪州務大臣基爾,但當時勝選的凱里無緣入閣(時任首相納吉多年後改組內閣時才委任他為青年及體育部長,至國陣政權於2018年全國大選被希盟擊潰為止),而慕克力則獲甫上台的納吉委任為國際貿易及工業部副部長,此舉被聯想為納吉因忌憚敦馬在巫統仍具有不可低估的影響力,並出於維護本身權位的考量所作出的安排。

在這期間,慕克力一度競逐巫統副主席,志在“更上一層樓”,結果不敵另3位強勁對手阿末扎希、沙菲益和希山慕丁,幸他於2013年全國大選領軍吉打國陣而成功重奪吉打江山,結果在敦馬及巫統保守勢力護航下,首度出任吉打州務大臣,開始拓展其政治地盤。

惜好景不常,隨着老父敦馬在巫統內孤注一擲地向納吉“逼宮”受重挫,再加上他本身伙同時任副首相兼巫統署理主席慕尤丁,持續力求納吉還原一馬醜聞及26億令吉“獻金門”的真相,慕克力先於2015年2月3日不堪被吉打巫統親納吉派系施壓,而首度在位不到半屆“被辭職”,復於2016年6月24日與已被革除副首相的慕尤丁同時被開除巫統黨籍。

慕克力承認這回他因其身為土團黨主席的老父敦馬與慕尤丁公開決裂,並擬在國會動議向慕尤丁投不信任票,而他本身則在即將來臨的黨選中挑戰慕尤丁的黨總裁職,結果付出第二度出任吉打州務大臣不到半屆而“被辭職”的政治代價。

他也抨擊伊黨食言及失信,背棄它過去所許下“支持慕克力任滿一屆吉大臣”的承諾。

極為反諷的是,當年曾與慕克力並肩反貪腐,抗拒“盜賊統治”,且較後與敦馬父子共組土團黨的“戰友”慕尤丁,多年後竟被慕克力指控為涉嫌唆使吉打國盟對他“逼宮”的幕後黑手,而兩人的政治命運也迥異,一度被指無緣接班的慕尤丁,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地登上第八任首相的寶座,而兩度掌權吉打的慕克力則再次在政壇摔重跤。

被政敵標簽為“靠爸族”的慕克力在政壇大起大落,顯然受其老父“拖累”,正是“成也敦馬,敗也敦馬”,看來不能怨天只可尤人。

從政大起大落皆“靠爸”

慕克力再度黯然下台後表明將不會興訟挑戰吉打國盟州政府的合法性,而將專注於轉戰土團黨黨選。

儘管慕克力自信即使他已失去吉打政權,將不會影響他挑戰慕尤丁的黨總裁職,但近來盛傳他及其老父敦馬可能遭土團黨的在朝派逐出土團黨。

若是如此,敦馬和慕克力父子將無緣反擊慕尤丁,兩父子的政治命運甚至會受制於政敵,充滿未知數,吉凶難卜。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