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歲月劉聲】誰坐在誰身旁誰最危險

加入土著團結黨甫2星期的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高級部長阿茲敏,上週六再度北上吉打亞羅士打,此行被視為招兵買馬,有意穩住乃至強化他本人及其團隊在黨內的立足地位。

這位人民公正黨前署理主席曾於上月2日北上檳州,直搗人民公正黨主席安華的政治老巢峇東埔(目前由安華長女努魯依莎把守),意味他提前向其前“政治恩師”挑戰,並向檳州希盟政權“示威”。

Advertisement

這位被指是搞“喜來登政變”推翻希盟政權的主要推手,被逐出人民公正黨5個多月後,才於上月22日在一場所謂“國家大會”上,帶領其追隨者包括10名之前與他聯袂從公正黨叛逃的國會議員,正式申請加入國盟的土團黨,並由身為土團黨總裁的首相慕尤丁到場直接派發黨員證。

話說阿茲敏上週六出席吉打和玻璃市國家社區推動組織慈善晚宴後直言,他與巫統和伊斯蘭黨共事,比坐在公正黨安華身旁來得舒服和自在,因為安華只顧着跟敦馬哈迪爭做首相,連人民也深感厭倦。

但話又說回來,第二度出獄後獲時任國家元首吉蘭丹蘇丹莫哈末五世特赦,而得以恢復從政和參選權利的安華,自於前年9月在無競爭之下首次當選公正黨主席後,對於坐在其身旁且其派系勢力在黨內日益膨脹,儼如坐擁半個公正黨的阿茲敏,他想必會開始深感很不舒服和不自在。

隨着阿茲敏於去年6月中身陷“男男性愛短片”醜聞,並暗示安華陣營乃“幕後黑手”,尤其是被指獲時任首相敦馬庇護的阿茲敏公開力挺敦馬任滿一屆,意味他反對安華繼任為第八任首相後,兩人頓告公開決裂,而當公正黨瀕臨“一分為二”的危機,安華對阿茲敏坐在其身旁想必不僅深感極不舒服和不自在,甚至覺得他具有極大的威脅。

直至阿茲敏伙同巫統和伊斯蘭黨搞“喜來登政變”得逞,讓國盟從“後門”入主布城,直接砸碎安華苦等20多年的首相夢,坐在其身旁的阿茲敏何止讓他深感極不舒服和不自在,其實是淪為重創甚至極可能終結其政治生命的政治“元兇”。

對敦馬來說,儘管阿茲敏在與安華撕破臉皮後而一度力推保“馬”行動,助力敦馬如願地違諾,拒絕交棒給安華,但他卻在希盟政權垮台後的“關鍵”時刻轉態支持慕尤丁任相,這一舉措想必不止讓曾與阿茲敏共事22個月,且對他“寵愛”有加的敦馬極感不舒服和不自在,而是在其“背後插刀”,乃不折不扣出賣他的“叛徒”。

如今看來,在希盟執政期間坐在敦馬和安華身旁的阿茲敏,委實是讓他倆深感極不舒服和不自在的“危險人物”。

自國盟上台後,雖未能償願出任副首相,但阿茲敏顯然受到慕尤丁重用,儼如有實無名的“副首相”,其政治野心不減,看來仍伺機力爭“更上一層樓”。

阿茲敏招兵20萬加入土團黨

阿茲敏預計由他催生的4個非政府組織,即國家社區推動組織、國家女性組織、國家青年組織及國家女青年推動組織約有20萬名成員,將會陸續加入土團黨,被指有助於消弭敦馬所成立的祖國鬥士黨引發的土團黨退黨潮。

或是要回報阿茲敏壯大土團黨的“貢獻”,土團黨宣稱有意委任阿茲敏為土團黨副總裁或副主席,並準備修改黨章以接納非巫裔,主要是被公正黨整肅的華、印裔黨員。

慕尤丁曾宣稱土團黨擁有50萬名黨員,一旦阿茲敏團隊再有50萬人加入,即可頓使土團黨成了“百萬大軍”,但隨着阿茲敏可能重演他當年在公正黨“勢”大震“主”的歷史,不知會否激化內部各山頭的矛盾,甚至令慕尤丁對坐在其身旁的阿茲敏有不舒服和不自在的感受。

其實,據知曾強烈反對阿茲敏出任副首相的“巫伊”,早已對共事的阿茲敏感到不舒服和不自在。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