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裸退不應是“政治詐騙”

在新屆民主行動黨中委會複選時,外界真的不知道,也委實難以獲悉究竟由哪一位中委提議委任甫聲稱“裸退”的林吉祥為該黨的“資政”,更不知會否有人聯想林冠英毫不避嫌地作出有關提議,況且首次當選中委的其胞妹沒有當“提議人”的份量。

或許這種臆測完全與事實不符,不排除行動黨主要領導人事先取得“共識”,新屆中委會因而一致同意由林吉祥出任特設的“黨資政”,其中可能涉及某種考量,哪怕黨章是否允許這麼做。

Advertisement

若真的是這樣,林吉祥接受出任“黨資政”後引起熱議,且貶多於褒,甚至被揶揄“假”裸退,其實是有意當“太上皇”般“垂簾聽政”,新屆行動黨領導層對他們無限敬仰的這位黨元老似被“陷於不義”,看來應承擔起難辭其咎的“集體責任”。

記得當年時任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兼中國主席江澤民交棒給接班人胡錦濤後,他本身卻留任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一段時期,而並未“裸退”,被指作出戀權的壞示範;直至中共高層再度換屆時,胡錦濤真正“裸退”,讓習近平完整接棒,出任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會主席。

這純屬舉例而已,林吉祥在大馬政壇的“偉大”,豈能與中共和中國的世界級領袖比擬。

無論如何,隨著上午在行動黨全國代表大會宣佈“裸退”,即退出該黨中委會的選舉,同時不再參與任何的國州選舉,卻於當晚欣然接受被委為“黨資政”,頓使其所謂的“裸退”不僅有欠誠意,且貨不對板地變質。

更甚的是,正當黨內在選前盛傳有股勢力醞釀逼使已領導行動黨幾十年的林吉祥在這次黨中央改選“雙退”,或阻止受制於黨章而不得不卸任黨秘書長的林冠英轉任黨主席以延續“林氏王朝”長期在這個主要反對黨的統治地位,因而儼如是該黨實權領袖的林吉祥遂被質疑以本身“裸退”作為換取“父去子留”的政治交易代價,也可能目的在於掙得“同情票”以確保林冠英不會遭遇“意外”落選的厄運。

火箭吉凶難卜

但行動黨領導層換屆選舉結果顯示,林冠英不僅再度當選為中委,且在複選時如願轉任黨主席,且據知在30名當選的中委中絕大多數屬於林冠英當權時的班底,再加上其胞妹林慧英也首次成功躋身中委會,因此林吉祥若“裸退”被指另有其既定議程或佈局,這也只能被視為有備無患的“B”計劃。

再者,之前不再尋求連任行動黨主席的陳國偉這回再度當選為中委後,卻在複選時被委任為黨顧問,也被聯想此乃對他“讓位”為林冠英轉任黨主席鋪路給予回報,但外界看來頗為“荒謬”,因為一些政黨或社團為示“感激”那些服務多年後而引退讓賢(裸退)的主要領導人,常委任他們為名譽主席或顧問,但陳國偉身為當選中委的同時,卻接受出任顧問,這可說是另類“創舉”。

當然林吉祥和林冠英相繼先當黨秘書長再做黨主席,一直牢控行動黨甚至像是把行動黨視為“林家私人資產”,足以讓父子倆在行動黨史上“留名”。

話又說回來,新屆行動黨中委會選舉已塵埃落定,不論各種臆測或聯想仍難以求證,但不可否認的是行動黨領導層在所謂“世代交替”後,依然“活”在林氏父子的巨大影子下,美其名為“三代同堂”,實質上是“林氏王朝”的延續,對行動黨來說,吉凶難卜。

“林吉祥就是行動黨,行動黨就是林吉祥”這句大馬政壇的流行語,如今看來給林吉祥的恥辱多過榮譽,而他執意“子承父業”地培育和扶植林冠英為其接班人,這個“隱議程”或許是其政治生涯的一大敗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