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蛙軍”反噬沙菲益

隨着2名沙巴民統黨州議員聯袂“變節”,被指猶如向沙巴政壇擲下震撼彈,使沙巴首席部長沙菲益的血壓這回真的再度飆高。

在2018年“509”大選後,沙菲益靠一批“政治青蛙”包括甫於本週一宣佈雙雙退黨的瓜拉班龍區州議員利慕斯,以及蘇谷區州議員占士拉迪的助力上台,他領導沙巴人民復興黨(民興黨)與希盟和民統黨,把曾掌權長達15年的慕沙阿曼轟下台,而組成沙巴州聯合政府。

來自民統黨的利慕斯和占士拉迪表明將成為獨立州議員,但會轉挺由首相慕尤丁掌舵的國盟中央政權,還揚言將有“更多人”會步他倆的後塵,倒戈沙巴州聯合政府。

這2名沙巴州聯合政府後座議員選擇與國盟為伍,可說是猛摑沙菲益一巴掌,因為也是沙巴民興黨主席的沙菲益日前仍自信地堅稱並不擔心執政黨陣營的州議員會受“利誘”,而甘當“政治青蛙”。

在這之前,沙菲益揭發甫於本月9日擺脫貪腐官司的前沙巴首席部長慕沙阿曼之胞弟,也就是國陣前朝外交部長阿尼法曾多番企圖遊說曾擔任希盟政權旅遊部長的詩南區國會議員莫哈末丁退出民興黨,以選邊站支持國盟中央政權。

利慕斯和占士拉迪是在國盟中央政權被指刻在密謀策動“挖角”以推翻沙菲益的傳聞甚囂塵上之際,率先與沙巴州聯合政府割席,但宣稱不認同民統黨的政治理念而拂袖而去的他倆異口同聲地直言乃自願退黨,不存在任何強迫因素,也否認扯上“收買議員”的傳聞;他倆也分別表示不滿沙巴州聯合政府選擇與國盟中央政權對立,但他倆相信國盟中央政權將會改變沙巴和國家的政治面貌。

儘管利慕斯承認他在國陣執政期間標得泛婆羅州大道的相關工程,而占士拉迪則是其中一名承包商,但他倆矢口否認為了保住有關商業利益而在國盟中央政權施壓下退出民統黨。

尤有進者,利慕斯和占士拉迪毫不諱言,倘若大多數沙巴州議員支持慕沙阿曼“復任”沙巴首席部長,他倆沒有理由不力挺;在2018年“509”大選,他倆同在國陣的巫統旗幟下當選,過後卻聯袂跳槽至民統黨,而民統黨則擁護沙菲益上台執政。

分別是民統黨原任副主席的利慕斯和原任最高理事的占士拉迪如今雙雙出走,頓使民統黨受重創而只剩下2名民選州議員及1名官委州議員。

無論如何,沙巴州聯合政府至今仍在州立法議會內的65個州議席中,掌控逾三分二州議席,即45席,且還可增委一名官委州議員(沙巴州憲法賦權州元首在州首席部長推薦下,委任6名州議員,目前僅5人受委),而國盟(土團黨、巫統、沙巴團結黨、沙巴立新黨)加上2名聲稱支持國盟的獨立州議員,則擁有20個州議席。

政治觀察者認為,沙菲益能否抵擋得住國盟伺機“來犯”,而成功捍衛由民興黨主導的沙巴州聯合政府,關鍵在於2名民統黨州議員的倒戈會否引發骨牌效應,而在民興黨及其盟黨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跳槽風潮,以及“慕沙阿曼”因素持續發酵,對沙菲益的執政地位帶來極大的衝擊,甚至威脅。

沙菲益再度VS慕沙阿曼

尤有進者,一再自信沙巴州聯合政府仍相當穩定的沙菲益理應吸取“風下之鄉”政治的歷史教訓,況且他本身也有得益於政治青蛙扮演“造王者”角色,讓他轟走慕沙阿曼的經驗,那就是在盛產“政治青蛙”的東馬,跳槽風氣從未收斂,且日趨猖獗,尤其記憶猶新的是,沙巴團結黨雖於1994年州選舉後繼續執政沙巴,但專搞金錢政治的國陣涉嫌大拋銀彈,成功策動大批州議員集體跳槽,結果以拜林為首的沙巴團結黨政權垮台。

目前仍等待聯邦法院聆審其對沙巴首席部長“雙包案”上訴的慕沙阿曼,若要“抄捷徑”重奪沙巴執政權,只有重施非民主伎倆,利用民興黨內的“政治青蛙”反噬沙菲益而得逞。

相對地,沙菲益也毫不示弱地喊話,慕沙阿曼獲釋並不意味事情已終結,沙巴州聯合政府絕不會罷休。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