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歲月劉聲】納吉續從補選“求生”

2020年終於到來,被全球通緝的大馬年輕“富豪”劉特佐依然逍遙法外,意味全國總警長阿都哈密未能“兌諾”於去年底把這位一馬世紀弊案主嫌“帶回”我國受審,而被控方指是與劉特佐“兩心一體”(alter ego)的前首相納吉則持續在政壇“活躍”。

Advertisement

我國於2020年迎來的第一場補選上週六在沙巴的金馬利掀開戰幔了,由沙巴人民復興黨(民興黨)迎戰國陣的巫統,而在提名當天高姿態亮相的納吉儼如在此役領軍沙巴巫統,以捍衛這個國陣於本屆“509”大選得而復失的國會議席。

自被逐出布城後一再遭希盟政權追擊而被貪腐官司纏身,這位前巫統兼國陣大家長目前在吉隆坡高庭為本身在SRC國際公司匯款弊案被判表罪成立進行自辯,也須在他所涉及的一馬醜聞面對“世紀大審訊”。

儘管如此,目前是國陣顧問局主席的納吉在金馬利補選的14天競選期間,想必會設法“抽身”東渡沙巴,為在國陣旗幟下單挑民興黨候選人卡林布章的沙巴巫統候選人莫哈末阿拉敏站台,進而試圖在這個東馬州屬掀起所謂“BossKu”(我的老板)風潮。

在本屆“509”大選僅以156張選票的微差輸給國陣前朝外交部長阿尼法,這回再披甲上陣的卡林布章直言,他不曾畏懼任何國陣領袖包括被稱為“國陣超級助選員”的納吉前來替其對手站台;他表示,即使納吉“攜帶”其“BossKu”旋風到金馬利,也無法衝擊民興黨的選情。

他深感費解,也覺得好奇,一名被提控數十項貪污罪狀的人,仍以為自己是“老板”,而依然有人稱呼他為“我的老板”,並投選國陣,但他堅信唯一的真相就在開票時。

也於第一時間趕往為民興黨助選的民主行動黨實權領袖林吉祥承認,納吉在沙巴享有很好的人氣,但這不代表國陣有機會贏得金馬利補選;他舉例,沙巴的山打根國會議席於去年5月舉行補選,納吉前往替沙巴團結黨助選(國陣的沙巴巫統棄戰)時同樣受到當地民眾歡迎,但代表希盟守土的行動黨仍取得壓倒性勝利。

在助選期間,納吉不知會否與掌舵民興黨的沙巴首席部長沙菲益“狹路相逢”;曾是國陣前朝鄉村及區域發展部長兼巫統前副主席的沙菲益和時任副首相慕尤丁,因在一馬發展公司(1MDB)課題上與納吉發生衝突,雙雙遭納吉罷官,並逐出巫統。

納吉曾“預測”國陣有能力在沙巴東山再起,因為該州人民意識到國陣和巫統在沙巴還有存在的意義,因為國陣執政時相比希盟及民興黨上台後的今時今日更好,其政策更能使沙巴人民受惠。

納吉之前一度被黨內外標簽為巫統及國陣的“政治負資產”或“政治票房毒藥”,但自他掀起所謂“BossKu”風潮以來,目前是北根國會議員的他頓成了國陣尤其是巫統的“超級助選員”,讓他在社交媒體營造的特旺人氣所引發的網紅旋風,轉化為有利於國陣選情的政治效應。

“我的老板”轉化為政治效應

對納吉來說,國陣尤其是巫統每贏得任何一場國、州議席補選,可視為他受重創甚至險遭終結政治生命累積另一次的“求生”能量。

隨着巫統與伊斯蘭黨結盟,壯大反對黨的聲勢後,納吉一再揚言可望於下屆大選把希盟逐出布城。

只有希盟政權淪為一屆政府,納吉或許有望擺脫持續纏身的一宗又一宗貪腐官司,從而逃過有朝一日琅璫入獄的噩運。

相對的,敦馬看來將通過希盟政權所掌控的政府機器尤其是訴諸司法途徑,給予納吉“致命一擊”,從而提早終結其政治生命。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