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歲月劉聲】瓦達姆迪抗壓到何時

假設首相敦馬哈迪此時此刻逼不得已改組入主布城至今僅6個多月的希望聯盟政權首個內閣,上任以來顯然官運不濟的首相署部長瓦達姆迪不知會否首當其衝,而難逃被調職甚至除名的厄運。

Advertisement

若真的如此,曾有拂袖而去“前科”的瓦達姆迪或會自動掛冠,以示他毫不戀棧權位,也可視為對朝野作出無聲的“抗議”。

首相媒體兼通訊顧問卡迪耶欣日前再度爆料,由於表現未臻理想,敦馬最近曾向瓦達姆迪和教育部長馬智禮“訓話”。

據了解,敦馬不滿掌管國民團結事務的瓦達姆迪在處理上週爆發的斯里馬哈馬廉曼興都廟騷亂事件時的所作所為,無助於加強國民團結與民族融合。

在這之前,希盟政權一度有意正式簽署聯合國《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而掀起軒然巨波那一陣子,瓦達姆迪也不幸成了巫統和伊斯蘭黨的其中一個箭靶,並受促辭官。

其實,敦馬於今年7月17日公佈希盟政權內閣最後一批正副部長名單時,曾領導興權會(Persatuan Hindraf Malaysia,簡稱PHM)的瓦達姆迪被委為掌管國民團結與社會和諧的首相署部長,即被朝野喻為“爆冷門”。

話說2007年11月屠妖節前兩天,因抗議雪蘭莪國陣州政府拆除沙亞南某興都廟,興權會在吉隆坡發動示威大遊行,在遭國陣中央政權鎮壓後,身為興權會創辦者的瓦達姆迪一度流亡國外,直至2012年才回國,而目前擔任興權會另一分支Hindu Rights Action主席的瓦達姆迪胞兄烏達雅古瑪當年卻因發表“種族清洗”言論而被控煽動罪成,曾被判入獄24個月,但瓦達姆迪在2013年大選提名前夕接受時任首相納吉的“招安”,大選後於同年6月5日以上議員的身份出任掌管印裔事務的首相署副部長,卻因與納吉“突然”失和而於翌年2月10日辭官,且聲稱悔恨當初與國陣進行錯誤的“魔鬼交易”。

再說在去年8月17日,在目前已加入民主行動黨的前首相署部長再益依布拉欣牽線下,瓦達姆迪曾與身為土著團結黨名譽主席的敦馬會晤,探討興權會加入希盟或於本屆大選成為希盟的合作伙伴;敦馬當時認為,希盟一些多元種族盟黨雖擁有印裔黨員,但還不足夠,而興權會的大多數支持者來自印裔底層百姓,此乃希盟所需要的。

或是因為這樣,希盟入主布城後二度拜相的敦馬招攬瓦達姆迪入閣,似乎完全可以理解。(在今年9月8日,瓦達姆迪透露,他領導的馬來西亞先進黨一旦獲准註冊,將與希盟所有盟黨合作,推動“新馬來西亞”的議程。)

反對黨持續追擊瓦達姆迪

在ICERD課題鬧得沸沸揚揚期間,反對黨曾在國會下議院重炒瓦達姆迪多年前在荷蘭國會所發表的言論舊視頻(指控國陣政府歧視大馬的印裔),譴責他侮辱伊斯蘭和破壞國家形象,厲斥他為“種族主義部長”,但敦馬當時出面捍衛瓦達姆迪,指稱“不該追究個人過往的言行”,他認為瓦達姆迪那些年深感失望,因此發表有關聲明向外國證明大馬並不公平,而如今瓦達姆迪已在政府內,不再秉持其當時的立場。

如今爆發斯里馬哈馬廉曼興都廟騷亂後(日期恰與11年前沙亞南興都廟被拆相隔兩天),瓦達姆迪既被指他在平息這場風波未能扮演有效的角色,又遭身為國會反對黨領袖的巫統全國主席阿末扎希不點名地抨擊他濫用職權,藉此課題在其族群面前逞英雄,而敦馬這回不僅沒再為瓦達姆迪“緩頰”,反而傳出他曾“訓誡”瓦達姆迪,不禁讓朝野試圖解讀所傳出的訊息。

即使自恃本身仍擁有來自興權會乃至印裔社群的強大支持,瓦達姆迪在希盟政權內外所面對的壓力卻與日俱增,他能否有驚無險地過關?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